台灣大學植物種苗法修訂座談會 紀錄     home.gif (1852 bytes)

第一場(2000/9/5):台大農藝學系112 9:00~12:00    紀錄:李宗翰

主席(盧虎生教授):各位老師,各位主任大家好,今天早上很榮幸的能在這堸Q論有關種苗法律修定的問題。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是農藝系的系主任,謹代表農藝系歡迎各位的參與。我們各個老師,都在此範圍集思廣義,希望在這個範疇奡ㄔX適當的方向,其中最熱心的老師便首推為郭華仁郭老師,他在種子尤其是法律的修定,非常的熱心,他也希望能貢獻這方面的智識。剛好這個時代政府已經宣布下個世紀是智識經濟的世代,所謂智識經濟講究的就是智識財產,種子、種苗,在我們農業界來講,就是我們農業研究人員智識經濟的來源。法律的修定和智慧經濟的修定息息相關;常常和種子界的人在聊天,發現種子或種苗法在過去的這一段期間實在面臨了必須修定的時期。如何修定?必須要集思廣義。各國的情形不盡相同,現在也是專家的時代。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交給在座的各位專家,及台上的專家,希望能夠集思廣義,也能制定一個符合國情及國際需要之法律。

農委會黃子彬科長:很感謝對種苗法的關心,種苗法是由七十七年修定的,七十八年開始執行。現在大概已經是執行了十年快十一年了。到現在這個時候我們發現在法律剛開始制定的時候沒有辨法想到的問題,現在在執行的時候就有很多問題顯現出來。有些或許是執行很不容易的地方必須修定一下。還有一些世界的趨勢和十年前是很不一樣的,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有很多的規範是我們必須要與世界潮流同步的。所以我們必須要進行一些修法的工作,我舉幾個例子來說;為什麼這個法需要修,比如說我們以前的種苗法是針對種子和種苗來保護的,各位的手邊應該都有拿到修定的建議案,等一下會有在座的兩位專家,郭教授和謝教授給我們解釋。一個新品種如果有保護的話,就不能夠拿去繁殖,也不能夠拿去賣。但是針對它的成品就沒有一個權利的保護,比如說我們育出一個木瓜的新品種,我是權利的所有人,你就不能去繁殖種子,繁殖苗木拿去推廣。但是如果你拿去賣木瓜的果實的話,我們舊的種苗法是約束不到它的,但新的種苗法除了種子和苗木之外呢,甚至是加工品,如木瓜牛奶或是作成罐頭的話,都可以受到權利人的限制,這是我們舊的種苗法所沒有想到的。另外呢,有關衍生品種方面的問題,闢如一個品種是人家花了很長的時間所育出的品種,另外一個人用基因轉殖的方式改變其性狀,譬如說原來的a品種,你去轉殖出一個99%a品種的b品種,只是某一個性狀不一樣,那根據舊的種苗法也可以登記成一個新的品種,但你和a品種是99%相似的,只是轉了一個基因進去就變成是一種衍生的品種,那假設b品種讓你得到一個新品種的保護,對育成a品種的創始者相當的不公平的,那我們現在新修法的方向希望衍生品種和原始品種兩者間的權利義務有一個相當的規範,否則對於a品種的育種者是相當的不公平的。這個方面,也是修法的一個方向。以上我只是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對新品種的保護,舊法令及新法令有何不同及需要規範的地方。我們今天集合法律系及農藝系的教授,並希望各位能夠看到我們所提出的草案,提出一些意見,看能不能讓我們的修正草案更周全。說明會預定辨三場,北部、中、南部各一場,希望全省所有的不管是試驗機關的人員、業者、或是有興趣的民眾,能夠來提供你們的高見。我們把它綜合起來後,再依照一定的行政程序,再送行政院、再送立法院,使得我們的種苗法能夠修到更符合潮流。謝謝大家。

郭華仁教授:各位先進,大家好。先向各位報告的是建議案的前提。過去十年前有植物種苗法,根據一九七八年UPOV的公約制定。經過十多年也已經改變新的公約也出來,我國雖然不是會員國,但我國政府也是想辨法參與,也利用修法的機會能夠符合一九九一年新的公約,在此本小組先作各國公約的比較,探討每個會員國在公約底下,所定出來的條文出入的幅度,來謀求國家最大的利益。我們的建議版本,實際的變更相當的大,除了整個架構的重新調整之外,有幾個重要的改變。第一個很重要的是:全面的開放。包括過去種苗法排除在外的農藝作物,放到種苗法的規範堶情C第二個是保護的範圍擴充,現在擴充到收穫的產品,另外還有的是,目前我國育種家,除了蘭花產業外,大部份是公家的機構進行育種,公家機構本身和所屬育種家間的權利關係,我們在這堣]作一個清楚的釐清,最主要的更動就是這些。等一下就請各位就針對這些內容,來提出各單位的看法。因為時間的關係並無邀請到所有的單位。等一下先從邀請的單位開始,請諸位盡量提出看法,表達意見。剛好三天前,陳逸南先生,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見。我們先請陳先生發言。

陳逸南副所長:我盡我國民應盡的責任提供意見。法怎麼定,我們就要怎麼遵守。我們台灣是很多國際公約的孤兒,我們要盡國際公約的義務,但是沒有國際公約的權利。所以腳步不要跑的那麼快,我提出的書面意見有八項,就重點來說,第一個是收獲材料及直接加工物,這兩個的權利要不要擴充的那麼大可能要蠻小心的,第二個是從屬品種,現在我們基因技術發展的那麼快,有關於從屬品種的定義,牽涉到六十二條有關刑法的問題。以我個人經驗來說,法官對有關從屬品種的專業可能不足,但是侵犯植物新品種權利又牽涉刑法的問題,所以不能不小心。另外我有提出一些中國大陸的資料,我有看到報導說他們要修法,但是還沒有實際的動作。我並沒有說中國大陸的法是好是壞,但他們的作法基本上是比較保守的,他們採的版本是一九七八年的版本,就我提出來的第四點意見,他們對於權利保護是生產、銷售、使用及標記,很接近傳統專利法的保護。所以他們運作上會比較順利一點。那我們現在的修正建議案把它擴充到再生產、調製、收穫物及直接加工物。假設這個木瓜是新品種,我現在在賣木瓜牛奶,但我去買木瓜時候不知道這是受保護的新品種,於是我可能侵犯到新品種的權利。這個問題蠻嚴重的。還有第八點,現在世界的潮流應該是傾向除罪化的,這樣是比較人性化的,這樣的趨勢是值得參考的。

智財局王美花組長:我是專利局三組的組長。目前擔任專利審查的工作。植物種苗法可以分為兩個方面不同層次的問題,一個問題是,既有的植物種苗法規範,以及郭教授所提的版本,其實不只是規定植物品種權利,還有規範其他的方面,如命名的問題,還有種苗管理方面的,因此理論架構和邏輯上是比較不清楚的。到底我們應該採那一個方向,譬如說原先有些較複雜這個規範到底是要納到其他法律去還是放在植物種苗法堙A農委會要作政策方面的考量。是否將植物種苗法單純化成植物新品種權利的取得,這樣比較容易和其他國家的法律相符。其他的事項,就要再作其他的規範。

第二個雖然是國際公約的問題,但是也是實際政策的問題,像是UPOV有兩個版本,我們是要採用七十八年的版本還是九十一年的版本,現階段的狀況我們是很多農作物都沒有納進來。到底我們應該採用七十八年的版本我們可以自已決定保護的種類,還是採用九十一年的版本全部作開放;在專利上的意思來說,保護的範圍愈廣,一般公眾所受的限制就愈大。如果保護的範圍愈大,其他人很容易被要求權利金方面的問題,這個是值得考慮的。在目前植物的育種夠不夠成熟,經不經得起九十一年版本的壓力,這是農業政策上所需要作的小心的考量。像在WTO的TRIPS第二十七條關於植物品種到底是要用專門的立法或專利法或者是兩者並行去保護,但是關於這個條文,不同的人看就有不同的解讀方式。而且關於什麼叫作有效的保護,根據國際的文獻來看,先進國家和落後國家是各取所需的。像這一條是應該去年年底就應該檢討這個條文,這條文很難懂,這個條文的解釋就不是很清楚,去年在西雅圖的會議連主題都還沒有談進來,雖然我們還沒有加入WTO,也不是UPOV的會員國,但是很多重要的資訊都可以在網路上發現,所以目前在國際規範上倒底要不要把九十一年版本納成TRIPS所要讓各國強制接受的,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們可以看得到大陸還是用七八年的版本,而不是用九十一年的版本。這是國際公約的大趨勢。

以上是比較政策面的,這是農委會該作抉擇的,這是我起先所作的背景說明。像在第二條堶惟珒ㄗ鴘漸t外要成立一個專責機構,基本我個人態度是比較保留的,適不適合這樣的訂可能要牽涉到農委會是否要成立一個專責機構或是農委會內部的一個機構來作這樣的工作。當然你可以指定機構來幫你作檢定或測試的工作,但能不能在農委會下面成立某一個局,農委會可能要再作考量。另外在品種登記這一方面,把以前的一些命名登記的這些條文都不見了。原來第六條的規定對照到第十條,但是其實這兩條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第十一條喪失新穎性,在專利的述語應該視為不喪失新穎性,喪失新穎性你可以視為,因為原來是喪失的,但是你可以把它訂成不喪失新穎性,所以倒過來講是視為喪失新穎性,所以在法律的用語上可能沒有辨法這樣的作處理。另外就是十二條的部份,應該是緊接在第十條的部份,但這中間插了十一條,可能在架構上會空了一條。另外優先權規定到第十七條去了,但這應該規定在蠻前面的。但在這堿O規定在比較後面的,另外在証明文件這方面,這是比較實務的問題,不是送副本的,因為副本和優先權的証明文件是兩回事。在我們作很久的專利審查的實務經驗上,知道証明文件是很重要的。

另外很重要制度面的問題,在專利審查上,我們是建議是有一點像專利的早期公開和醫葯品的延長,也就是把兩個融合再把兩個簡化。所以簡單來講,我個人比較偏好日本的方法,申請了如果決定受理就把它公開,但這不是早期公開,受理就公開再來就進行實質審查,實質審查之後如果准了就進行實質登記。我是建議不要有登記前的異議制度及再審查制度。那再審查的制度可以用什麼方法解決呢?實質審查如果有核駁的理由,你就發一個核駁通知,那他就可以來申覆,那申覆如果有理由你就准,如果沒有理由你就直接駁回,也就是一個審級就對了,不要有再審查的審級,就我們的經驗來說,再審查制度是個非常的壟常的程序,而且會占去很多時間,我們對於審級的建議是這個樣子。另外剛才陳先生講的,有關延長的問題,目前的規定是必要的時候可以延長五年,但這可能沒有辨法這樣處理,但這麼長的專利年限堶悼i能要有比較明確的一個要件在法律堶q出來。再來是有關專利權和品種權衝突和免責之間的問題,這個部份是很困難處理的,因為在我們的法律架構下,植物的育成方法是可以申請專利的,但育成方法的效力是及於那個產品的,如果甲取得專利權,乙取得植物品種權,那這兩個權利產生衝突時,什麼情況是可以免責的。可能在種苗法埵野痍n作訂定,剛剛提到刑事責任的部份,我想謝教授應該很贊成不需要在此訂刑事責任。這樣也比較簡單化。以上就是我簡單的說明。

盆花協會李昆沛秘書長:我們協會是進行一些比較實質方面的工作,對於這些條文的咬文嚼字,可能需要用一些較白話的語調或是刑責方向也需要較明確的方向因為我們是從業者的方向出發。如我們這個品種由國外進來,沒有在相關條文上認定,現在的技術如以湖蝶蘭為例,衝突性很大,國外及國內都在作相關的東西,同父系同母系出來,也許有一天也許有相同的登記,若流通的情況很好,國外也許會打進國內市場,在台灣登記過關也認証了,在此衝突之外,農民有何具體保障的法條,另外還有刑法方面的問題也要有明確的方向。

智財局法務室林清結先生:從技術面來看,就種苗法的草案條文堶悼扛漲甈偕A樣基本上來看,侵害新品種或其從屬品種繁殖材料及權利,基本上這個條文的規定範圍構成要件是不明確的,在我們專利法修正時也曾經碰到這樣的問題,就八十三年開放物品新用途新的專利型態,它的行為態樣也很難規範出來。所以我們試著把這樣的侵害為侵害專利權,這樣的條文在討論的過程都被質疑它的構成要件不夠清楚,執行方面會有問題,所以在這樣在執行上面來看,這六十二條不是很清楚,另外這次修正又加進繁殖材料的權利,這些也沒有定義其所指的為何,所以在構成件要件方面都不如現在行法,如推廣、銷售,這一面來說是可以再加強的方面。

花卉輸出業同業工會黃麗娟總幹事:目前我們花卉外銷最主要的問題新品種的種源來源。目前外銷的品種都是較老舊的品種,對於新品種的取得面臨困難,在台灣也有很多的單位在培育新的品種。花卉因為它的消費性及新穎性在,品種的變化量也是很大的,我們也很積極的引進新品種改良,同時也面臨很多問題,如國外的種苗公司不願意把種苗賣給台灣,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的種苗法尚未正式的立法,一方面也是因為台灣並未加入國際組織,基於智慧財產權這方面立場希望能夠儘速推動智慧財產權的立法,這樣子我們對於引進新品種的人有較佳的保護;及在引進這些新品種的時候,我們也要考慮台灣的市場也會被國外的種苗業者侵蝕。在我們植物種苗法修定的建議案中,對於國外的種苗登記上規範的很嚴格,公會的立場希望在積極推動種苗法的立法,也同時考慮到本土同業的發展,是全面的開放還是作適度的保護。

台大農藝學系黃懿秦教授:對於法律的部份我不是很熟悉。這塈痧鈰鰲ㄗ悛澈媊酗帡悁珙O,第一個我看這條文,制定種苗業媕Y舊法沒有包含育種,新法有;但在後面各種條文中規範受雇人和老板之間的關係。將來在種苗和種苗業者間的關係,這個變的很雜,倒不如像舊法一樣。另外一個就是農民的免責權,在新的條文堶悼]含二十三條的第一項的前二款,這個起方可能要作一個考慮,也就是說第三款的第一個範圍可能會牽涉到將來育種或是親本的問題,按照我們現行的經驗,在品種命名時,舊法是不包含親本,在新法媕Y是保護親本。不管這個法怎麼訂,最後這個實行細則需要去注意的地方。再來就是這個二十八條免責純粹是以繁殖為目的是免責,但我們現在育苗中心不單單是繁殖,它還要銷售,這樣情況之下是否可免責,根據新法的情況下,似乎有些衝突,主管單位需要注意這個問題。這是我的基本的小意見。

台灣花卉生物中心朱玉瓊小姐:本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業務以外銷為主,許多國內生產中的品種都是未經授權,一旦國外市場開始嚴格執行種苗法,在市場行銷上將會受到許多限制。本公司現在已取得國外種苗公司的多項專利品種授權,但礙於國內種苗法適用項目的調查尚未建立完全,無法積極的進行推廣工作,雖然國內現行流通品種調查工作相當繁複與困難,仍希望主管機關能儘速完成。至於農民免責權的部分,以花卉品種的角度看來,由於品種育成不易且更新速度快,建議花卉品種不適用於免責權範圍。

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廖芳心博士:對於種苗法方面我之前接觸的不多,本場我以前有擔任過聖誕紅品種的鑑定,實際執行上有些困難。現在我發現的問題是,現有流通品種的調查,這是一個繁重的工作,如果執行種苗法勢必要執行這些工作,而這些工作都分配給改良場作,這不是改良場的人力及財力所能負擔的,因為現有的流通品種沒有調查清楚的話就執行種苗法會有很大的衝突,如新品種及現有品種間的比較問題。另外根據傅先生的說法檢定費根本不足以支付所需,並沒有規定檢定費是多少。另外是雖然說並沒有把人家抓去關,若人家偷偷引進來市面流行,這好像也沒有執行者去執行說該負什麼責任,我看的結果好像是告訴乃論,除非這本身很值錢,否則業者也很難花很多精力去告。另外基因轉殖改變一點點的性狀,基因轉殖的工作也蠻複雜的,基因也是一個專利,品種也是一個專利,好像規定的很雜。若把糧食作物編列進來,以後我們的繁殖制度及推廣制度和實際執行單位的衝擊有很大的影響。這方面的意見我想林科長有更清楚的意見

花蓮農業改良場林學詩課長:我是作物改良課課長,我實際上也是一個育種者。首先我想一個一個來談的。剛才前面提到的,我們新修定的法非常好,它呼應了主管機關設立一個專責的機關,這個機構是非常有必要的,因為民國七十八年年底,種苗界的大老陳文郁先生大聲的呼籲主管種苗之人數太過稀少,所以有很多業務都授權各單位去執行,但人力還是非常的不足,為了種苗產業長久的發展,需要專職機構去負責。另外就品種登記方面,過去舊的種苗法規定公家只能申請登記,不能申請權利非常的清楚,但新的法不是很清楚,它是要擴張沒有錯,但反而變的模糊不清。對於我們公家的育成的品種,如何去申請,還是以公家的民意去申請,這些執行面會衍生很多問題,如育成品種申請後每一年我們編列的預算來支付權利金及品種的轉移等,民眾會感覺拿人民納稅的錢來辨這個事情,理論上育成品種屬於全體大眾,但是也因為這樣,第一個容易流失,第二個面臨將來執行方面要訂的更明確,再來我們在執行面很重視農民免責權。我們很在乎的是糧食作物面臨很大的修改,前面黃老師也有提到種苗繁殖場及育苗中心業務,尤其是育苗中心,以前是不用付錢的,將來可能要付錢,所以影響會非常大。幾乎所有作物都列進來了,這是我個人意見。再來是第三頁的部份羊齒類應該改為蕨類。

台灣糖業公司農業處林__吉組長:我想我們把在種花的一些問題提出來,供各位參考。像我們種了很多花,我們現在的花很多品種都是進口的,像是百合,這些在國外都有品種專利權,有些品種甚至不願意賣,農民買種球來生產開發來賣,但要生產種球賣給農民就是一個問題,如買種球,需要受到這種約束,形成了很多的問題,如親自到權利地、如生產一公頃需要多少的權利金;其實在執行面,有些公司覺得需要權利金,有些公司覺得不需要,各公司執行面不相同。這塈甯搕F一下條文媕Y,對於第七條這媕Y受雇人於職務上所育種作發現之新品種,新品種之申請權之權利歸屬於受雇人,但受雇人應給予獎勵金。如台糖公司也有研究單位,研究單位育成一個品種,我們是不是也需要給予固定的獎勵金,這個金額就有問題,因為還要有預算的科目。另外第八條的第二款,受雇人於非職務上所育成或發現之植物或新品種,非職務上所育成或發現這個是指什麼意思?(郭教授:指私下,下班自已在家堶惆|成之品種)可是育種非十年八年不行,天天在家塈@,好像在鼓勵作非法或是私人的事情。當然這埵釩雃h育種者,但是我是站在一個行政管理方面所說的話,謝謝。

國貿局陳弘宜先生:我們看了這個法,這個它應該是和TRIPS條文有最主要的關係,和這個法最有關係的是第二十七條第三項,還有第三個原則,即是最惠國待遇原則。然後在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三款,由於這一條規定對於植物種苗的保護非常的模糊,我找了很多的文獻,我只找到一篇文章,當時應該是UPOV的規定,但到底是那一個版本的規定,它也沒有講。後來我又看到WTO的規定,美國最近有提一個修法的規定。第二十七條第三項,應該依照UPOV作一個修正。這等於是第二十七條第三項第一款,從一九九九年後立法檢討的一個方向。另外這國際條約來看,就是如果你給予此待遇,是不是也給予WTO國相同的待遇。另外還有最惠國待遇原則,提供給一個WTO的會員國一個權利,你就必需要無條件開放給其他的國家,這是堶惜@個很重要的原則。還有另外個別條文的部份,還有新的植物種苗法。第二十三條受雇人的權利,我不知道新修正的版本有沒有受聘雇人;還有第三十七條的地方,第一項後段,就是一個防衛措施,還要對照WTO堶悸熙W定的要求,有沒有符合它的要求。還有限定植物種類的問題,從二十七條第一項第三款來看,它是沒有排除適用,這個可能還要再研究。我的意見就醬子。

郭教授:根據您的看法,我們要符合TRIPS和二十七條規定最惠國國待遇及國民待遇,您會關心的是那一方面?

陳先生:我從舊法來看,第四頁的最惠國待遇原則依照專利法修正過了,新的版本應該是可以符合最惠國待遇原則。可能還要對照WTO一些相關規定去改,一些禁止及限制的規定。

 

下半場:

教授:我們這個下半場時間大概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們可以再更詳細的討論。我們謝老師是不是要作一個說明。

台大法律學系謝銘洋教授:謝謝各位在上半場所提出的一個寶貴的意見。首先在於處罰的問題,我們當初在制定此草案時,對於刑事責任方面有點猶豫,因為事態相當的重,是參考很多國家的規定,而放上去處罰的規定,在這堿O處罰故意犯明知並侵害其權利者。如果是不知或無過失的話只有民事責任。不過,若討論到除罪化的問題,把這個處罰不用刑法來處理,這個問題專利法一直在討論,下個星期立法院有個公聽會考慮專利法之刑罰是否要廢除。事實上在種苗權侵害的問題,恐怕在認定上會有問題。因此專利方面的除罪化受到重視,未來也走這方向的話,植物種苗法這部份也應該會有這樣的趨勢,把種苗權的侵害,由民事責任加以處理,刑事責任就不去處理它,那頂多以行政罰的方式來處理罰金。以後我們會列入考慮。至於智財局的王組長所提出的問題,包括異議及再審查的過程太過允長沒有必要,我私底下也有問他,植物種苗法立法的方式,比專利法進步有沒有問題,他基本上也樂觀其成;若有較進步、較好的立法方式,也可以作個參考。基本上對於再審查的方式,是仿專利制度。若在這方面耗去太多的行政成本,可能就會把再審制度廢除而走向訴願及行政訴訟方面。我們保護的版本到底是七八年或是九一年的版本,牽涉到是全面性的開放,還是部份開放。草案媕Y是採取較新的版本,基本上是較符合國際的趨勢,但從國內業著或是育種者的角度來看,是否對國內的農業造成衝擊,如本來不需要付權利金的,現在而要付權利金,使國內的業者及農民,沒有辨法適應,值得再提供意見供我們作參考。

農委會李紅曦技士:感謝郭教授及謝教授,在此過程當中,我也學習到很多。目前的建議案,非農委會的版本,有關之前所提到的農業的意見,非農委會的意見,希望能夠籍由此場合多多斟詢到多方的意見。

陳逸南先生:前面提到「非職務上所育成或發現」,郭教授說是指私下,下班自已在家堶惆|成之品種。這是有點問題的,「非職務」並不是用上下班來區分。如在某一公司上班,利用公司的資源、專利等,晚上睡覺、回家想到應該還算是職務上的發明。即應該以是否和職務內容有關而非由上下班的時間來規範。而是和本身的職務是否有關。為什麼要有獎勵金?人總是要錢的。這個金錢的多寡,法律上沒有明定,但要有獎勵,要有一些錢,像新竹科學園區,專利權下來,大家作的會非常高興,要有名要有利嘛。

謝教授:嚴格說起來,睡覺之前想到的及睡覺時想到的都算是職務上的。如果說這是上級交待作的,就是以你的工作範圍來作界定;如果說你的公司是作觀賞用的植物,如果說在想工作上的事情,晚上想到了,這就是職務上的。若是公司作的是觀賞用的植物,而你對糧食作物相當有興趣,在公司上班時間以外的時間自已花時間來研究,這種情形屬於非職務上的。

台大農藝學系劉麗飛教授:非常感謝郭及謝教授。過去我對種苗法並無太深入的了解,現在我們也在作基因轉殖的問題,就要開始關心此問題。幾個意見,基因轉殖的植物趨勢不能免,必需要考慮何去何從。申請的話可以成為一個新品種,付給原來的品種權利金,這是很合理的,但未來的發展會愈來愈複雜,會不止轉殖一個基因,而是多基因的轉殖,所以修法時便要考量到會產生什麼樣的衍生的問題。如多重基因的轉殖,我看這個負擔也是蠻嚴重的。這個權利金衍生到第一個還是第二個…?

郭教授:對不起。只有原始的品種才有權享受,其他的衍生品種就無權享受權利金。這樣比較單純。

劉教授:對於中間育成品種不公平,但這種複雜性也不比傳統的育種簡單。和傳統育種一樣,一個品種出來也是好幾年的時間。權利是否追溯到最原始的品種這個我不是很了解。第二個是說,研發新品種的時候究竟是植物上面還是植物以外,將來權利申請過程或是申請過程後之認定,比如說新品種的認定方面,可能和過去傳統作法有相當多的改變,第一個就是現在可能要有專職的機構幫忙,但公家機關沒有此機構可以幫忙,如果這樣實施的話,就如現場的同仁們所說的,需要大量的協助去幫忙他們申請;另外可能要開始告訴現場工作的同仁們,必須對工作有詳實的記錄。假如牽涉到專利或是利益方面,他的實驗紀錄都作非常清楚的紀錄,自已簽名外,甚至要請証人來作簽名的動作及認証,需要請另一人來作簽名的動作。過去傳統工作上,都不會這麼作,所以需要去體會這樣的事情,否則將來追溯說什麼時間作的,在家堜峎O工作場合作的,都會有很大的爭議性。這個可能要請現場的工作同仁回去告訴大家。第三個是牽涉到如何獎勵的問題,比如說現在的專利法,我們學校是屬於公家,我們的成果是屬於學校的國家的還是個人的很難認証,若這個專利賣出去權利金回來,學校拿多少,個人拿多少,所屬的主管單位也要設計類似這樣的內容。我們迫切的希望種苗法能夠修法及實施,否則不管是對於育種或是栽培,都是很大的一個傷害,非常感謝兩位教授!

郭教授:關於基因轉殖的品種,目前特別是美國現在作的比較多,他們是用專利法來保護。他們專利法強度相當的高,所以申請的難度也比較難,通常需要委託律師協助,一般的國家是不開放專利來保護新品種或植物品種,所以在這些國家基因轉殖品種育出來,還是用現在的法律保護,當然保護的強度較弱,但申請的難度較低,原始的設計是不需要請律師,填填表格即可。目前我了解大多數的國家對於基因轉殖還是一視同仁,並無用專利法的角度來保障,還是用種苗法作保障。目前有個跡象,歐洲說不定會走向美國的路。但目前的論談上還是相當反對以專利來保護植物品種,阻力也不是很小。

謝教授:雖然植物基因轉殖所出來的新品種是植物種苗法所保護,但基因轉殖的方法本身非植物種苗法所保護,而是屬於專利的部份,這個部份不管是那個國家都是如此。所以這個部份,王組長,我今天就基因轉殖的方法,如某甲,得到方法的專利,利用此方法的專利效力及於依此方法所作出來的物品,因此這人只有申請此方法的專利,對於轉殖出來的品種沒有去申請任何保護,而被別人拿去申請保護,所以有基因轉殖方法的專利權及新品種的植物種苗權,到底這兩個人到底該怎麼去處理,我們也必需在這法律中考慮進去。另外劉教授所說,我記得我們目前校務會議有通過智慧財產權的制度,我曾經看過初稿,學校教授所研發的成果通常歸屬於學校;剛上指的職務上和非職務上,通常都是指公司或是政府機構,而學術單位通常並不適用職務上或是非職務上,因為學術單位所有範圍都是指職務上,這樣對教授來說就很不公平。因此不管是歐洲或是美國,都是鼓勵從事學術研究之人,出來的研究成果是歸屬於個人而非學校,除非該教授是受學校或是某單位的委託作出的研發成果才例外,這樣才能夠鼓勵教授的研發,我們校內的作法似乎是反其道而行,可能要校內的教授群起而討論之。

桃園場的傅仰人副研究員:執行聖誕紅的方面,還沒實行種苗法時,業者透過各種管道進來,去自行繁殖,國外的業者知道後,有一段時間不給台灣任何新品種。後來通過後,就主動和台灣公司聯絡,這三年已經有十一個品種通過了,這正面的影響是外國的公司,三年媕Y來了二次業務及技術代表。所以雖然說只有四十四個會員國,但這四十四個都是有心的,所以我認為要實行種苗法,除了被動的加入國際組織外,主動的想法是將來要有所發展,必需儘快的加入,知道其遊戲規則,由這點衍生,是否所有的植物種都開放,一方面跟著世界潮流走,一方面可以找出自已的區隔和定位出來。因為如果只開放部份的,可能只受制於部份的利求,對於長遠來看並非有利的走法,若全面開放,短期間有困難,但要考慮如何將其困難解決;另外還有一個就是執行面的問題。已經通過了但是還是有人引進新品種,在執行面上我們還是很難去將其不法之徒抓出,還是要慢慢的用誘引的方面。這條文堶惘陪茼~費的問題,如年費的使用,正面的說我們應該要幫助這方執行的更好,不是只單純說收了繳庫。如申請費不足已支付的狀況下,是不是用年費,相對的這項目有較多的人申請,執行上是否用可用此繳交年費去作審查,執行上更有利的方面。

郭教授:關於加入UPOV的方面,這是我們農業界及農委會共同的心願,不要說植物種苗法,我們的專利法也不是國際會員,有關外國申請如何運作請謝老師介紹一下。

謝教授:目前我國無加入任何的智慧財產權國際組職,唯一是透過雙邊的協定,彼此互相承認有優先權,這是目前可以作的。目前正在期待的是WTO,若加入後,更需要開放,像著作權領域,目前的數字暴增到一百多國,我想這方面還是有待大家一起努力的。

郭教授:我們現在要不要比照一九九一年的公約,如在簽屬雙邊條約時,假設我們引舊的公約立法,在作雙邊條約協調,會不會對方覺得保護太少而不簽定,會不會有這樣的情況。

謝教授:實際的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事實上版本的不同不是不予保護,而是保護的範圍不同,很可能牽涉到說沒有足夠的互惠,如人家保護的多,我們保護的少。加入WTO後簽雙邊協定的機會會大幅縮小,和一個國家簽,等於和大家簽。

郭教授:是不是加入WTO後,加入UPOV就比較有可能?

國貿局陳弘宜先生:WTOUPOV是完全獨立的。在WTO我們還可以當觀查員,但在UPOV中共在堶惘釩雂j的力量,我們要進去當觀查員都很困難,像每年都會舉行年度的研討論,大概就謹只於這樣,我不是這麼樂觀,我是持保留的看法。就雙邊的協定而言,參加WTO之後,這種協定應該會大副的縮減。

黃懿秦教授:這埵陪荌暋D是對於整個作物的全面的開放,全面開放後,在種苗法的規範中,但是在這種公家改良場所的育種家,他將來是受新的種苗法規範,和他的主管機關形成一個從屬關係呢?還是我們必需考慮再定一個辨法或是規範一個條文規範育種家和單位之間的關係。

謝教授:這個問題真的是蠻難的,我不知道這個改良場工作的育種家算是公務員嗎?算的。就著作權法來說有明白的規定,公務員於職務上所完成的著作是歸屬於政府單位。在專利法上是沒有作規定,如果是植物上的,專利法上的,在專利的領域嚴格上也是有的,如中科院,但中研院就不清楚。在這個植物種苗的部份,跟專利或是著作權有何不同,在改良場的育種家在地位上是否有給予保護的必要,此權利是歸屬於他個人而或屬於公家單位。但也還沒看到其他國家有歸屬於個人的這樣子的情形。

劉教授:很多人以為基因轉殖只是把一個基因塞進去,好像很簡單,其實不然,基因轉殖實際上是相當辛苦的,因此用實質衍生條例來束縛,好像不太公平。我剛開看到郭教授寫在黑板上的東西,我還有一些不太明白的部份。(郭:由A品種育出A+品種,再由A+品種育出A++品種,假如遺傳組成都很相近,但只有A品種的權利及於A++品種,A+品種就不能享受實質衍生。所以A++育種家再育種之前,就要和A品種的權利者先協調) 因為這是很單純的直線法,如:A品種會衍生出不同的品種,如A1’A2’雜交,這樣的話?

郭教授:剛才劉老師有談到作基因轉殖很辛苦,但種苗法討論的非在辛苦與否,而是在相似度有多少,如只轉殖一個基因,這樣的話這兩個品種相似度就很高,是否從屬品種,就看整個的基因的相似度。

劉教授:若我另外一個品種是B品種,B品種的衍生品種B’A’B’雜交呢?

郭教授:雜交育種後相似性就差很多,就沒有關系了(劉:就不會追溯到B了嗎?)和B也不會有關係了。

黃教授:就我的了解,我來補充一下。如果劉教授用AB作親本產生了C,他實際上要付AB的權利金,C 是自已的,沒有關係。

郭教授:若我拿假的雄性親本A和乙的雌性親本B,來產生一個雜交品種C,由於每次生產C種子,都要用到AB,因此這有從屬關系,所以都必須先徵求甲以及乙人的同意。但若我用AB來作交配,由分離後代選出一個新品種C,這個品種的繁殖不再用到AB,那就不用付權利金給甲以及乙。

______:那如果是這個育種家又把它當親本來作的話呢?

郭教授:研究有研究免責,但把它拿來賣就沒有免責。拿來作育種,交配後,假設生產新品種時沒有再重複使用人家的東西,就沒有關係。

______:那玉米的單交種,若每年都拿人家的父本及母本來產生單交種呢

郭教授:若拿人家的父本和母本來生產雜交品種,這樣不行,因為這樣是每一年重覆使用人家的東西。

台灣花卉生物技術公司朱玉瓊小姐:我想請教一下,我育成了A++,是到A品種權利人的實質衍生約束,但是育成A++,我是否有命名及權利登記之的權利?(郭:是有權利沒有錯)。那如果是我的權利,為什麼還是要和A協調?(郭:法律就是這樣層層相疊,互相牽制。這個種是你的,可是人家的權利及於你這樣的品種,因此他有權利去干涉你)所以那就是說我一樣可以去登記A++成為新品種?(郭:是的,因此為了避免困擾,當初在育種時,最好要先和A的權利擁有人講好)

劉教授:一系列的,由AA+A++A10A+A10都是原來的A實質衍生種,那當中的到A+A9不都miss了,不是公平嗎?

郭教授:我講這個系統UPOV沒有規定,只是世界育種家協會及UPOV的專家對於條文的解讀,不過看起來這樣是相當合理的,也不會導致權利牽扯的太複雜。

黃教授:你必須要回到A。實際上一系列的育種下來,遺傳相似度會愈來越低。若差異性已經超出規定以外,你就不需和A作事前的協調。至於之間的差別有多大才沒有關係,可能是將來主管機關在定細則時在技術方面要作的考量。

郭教授:黃老師講的十分的正確,有沒有從屬關係,一個認定就是遺傳的接近度夠不夠接近。目前為止認定相似度的規定目前沒有任何國家有明確的規定,等將來技術上可以認定後才能用。

劉教授:另外一點,目前作基因轉殖的工作時,需要很仔細的寫工作日誌,甚至於在有重大發現或重要工作時,還要找人來簽名作證,這樣將來尋求智財保護時,才能有所憑藉。建議育種界要加強工作日誌的建立。

花卉輸出公會黃麗娟小姐:有兩個問題。種苗法的部份罰責部份是否只針對國內,若國外的人侵犯國人的權利,我們有沒有辨法告國外的人,尤其我們還沒加入國際組織前。第二個是尚未加入UPOV 前的情況,若侵犯到國外的人,是否可告我們或是有任何的規定?我提出這兩個問題也有背景,菊花的品種在日本有受到專利權的保權,而業者不知道是否有侵犯到其權利。我想要問的是日本人對於我國侵權的部份是否可以採取措施?

謝教授:不管我們是否有參加UPOV,各國的種苗法效力的範圍只在該國,這就是法律的屬定性。如果有人在日本偷賣到我們的品種,但是我在日本無取得此品種的權利,那我就不能拿他怎樣。反過來也是一樣。日本人的品種在我國並未受到保護,台灣人在台灣境內自已怎摩生產,都沒有侵害到日本人的權利;但是若又回銷到日本,那就會侵犯該國家的權利。

黃麗娟小姐:在國際組織的法令堶情A有沒有規範到說加入成為的會員國以後,我國的業者就會受到各國權利的約束?

謝教授:國際公約的規定指是賦與各國訂定法律的標準,並沒有把實質的法律擴大到別的國家裡面去。因此縱使台灣已經加入UPOV,但是日本那個權利人他若沒有來台灣申請保護,在台灣他就無法獲得保護(黃小姐:日本人可以來我國申請保護?)基本上是可以的,因為有互惠,若台灣可以在日本申請,日本人也可以在台灣申請(黃小姐:所以現在的種苗法沒有這樣的規定?)有的,在修正草案媕Y有提到不管怎麼樣要作申請,而非自動自動在台灣取得保護。

_______:我看了這樣的報告後,其中採用七八年版及九一年版,其中採用九一年版的只有十三個國家,但這些國家科技較先較。如果我們討論了這麼多問題,若這專利法須到該國登記才生效,七八年版的只是規範到種苗,九一年版不但是種苗,甚至於它的產品、加工產品都要規範,這影響相當的大。我國國內的育種能力,若能和諸先進國家並駕齊驅的話,我想採用九一年版的較利多,若育種的速度及能力不是這麼強的話,若跟著九一年版走,可能會劃地自限,人家來登記的比較多,只要來台灣花個一萬多元,我們就不能作了。

李紅曦技士:根據UPOV1991年公約,要全部開放所有植物種。我們能否再修法時不要採納,維持舊法中的規定,等到可以加入UPOV的時候再來修改開放,這樣的法條會不會有問題?

謝教授:理論上來講沒有問題,我們國家有我們國家的主權,我們法律要怎麼樣定,也不會有問題。問題載於進行雙邊協商時,可能對方會認為這樣不公平,因此產生困難。

郭教授:有人認為開放全部的植物種接受權利保護,可能對我國的產業有害。實際上不用那麼擔心,一定有賺錢的植物才會申請權利,否則每一年都要繳年費,是伐不來的。

花蓮場林學詩課長::關於開放的精神,我個人是非常贊成開放到所有的植物,至於我認為是之前層面的問題,是可以克服。我們自已也在想,我們國內研發育種能力夠不夠,我認為國內無論是公家或私人育種能力應該都很強。將來,我在這堳媊部A主管機關,如農委會,將來可能會面臨修法的問題,比如說所有的糧食作物,如所有水稻品種都是掌握在改良場及農改場,縣政府免費和我們要,我們不但免費提供,政府還給錢給農民去種植繁殖原種及原原種,這樣就鼓厲繁殖中心擴大,這樣不能這麼作,這個牽涉到現行法規修改的問題,還有育苗中心補助的問題。我所要談到的時,過去我們糧食作物所規定的育種程序非常的嚴謹,還要拿到全省去試驗,將來的這部份要取消了,取消了對我們非常的好。育種就不用這麼複雜,我們只要負責去証明這品種是新的,至於能不能推廣,適應性好不好這不是我的問題。我個人是非常贊同這法,至於將來實際層面,我想它牽涉到下游執行的問題,但是相關的行政法可能要面臨很大的修改。

李紅曦技士:關於生產繁殖負責的機關是農委會的農產科,如果說以後的會議會請他們參加。我想在坐是農委會所屬的試驗單位,如台灣省農業用動植物及微生物登記命名辨法,去年七、八月移至會本部辨理,這個法規要在這一年半內決定是到底是廢止、新定,還是取代。至於未來的話,基本上就是要去更改,因為最後一次修改是七十八年的。至於說要不要幫個試驗的單位作一個審查的方式,這部份副處長明確的表示,有我們單位來負責。至於有沒有取代的方法交由以後的決定來辨理。

郭教授:關於版本的問題,1997年之前年申請加入UPOV的國家可以採用七八年的版本,九七年後申請的要採用新版本。中國很聰明,在停止日的前一天才申請,就可以享受七八年版。所以最新的這一、二年很多會員國都是名不見經傳,如吉爾吉斯,也是最新的會員國,是採九一年的版本。至於要考慮九一或是七十八年的版本,實際上要考慮到將來我們要和別人談雙邊時,能不能談的實際,當然現在在這地方很多產業很有潛力外銷,也能得到一些國家的保障,所以我們勢必會和美國、歐洲及日本訂這個條款,假設我們要促進這個產業,很可能我們就要用九一年版本。其他我們國內若沒有什麼發展產業,採用九一年版本會有限制,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國內這方面也沒有類似產業,所以那就採用九一年的,對整個國家的狀況會比較理想。

台灣糖業公司林__吉組長:如果我在台灣生產菊花,菊花是荷蘭的品種,外銷到日本。日本有沒有登記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謝:這樣子就要到日本去查,但很可能在很多國家都有受到保護,最好要先去查清楚,如果在日本沒有受到保護那是沒有問題)

陳逸南副所長:郭教授說全面開放也不會有很多植物有人來申請,那可不一定。因為台灣的地區很奇怪,台灣很多鳥,鳥會帶來種子,因此植物品種越來越多。菊花再日本有權利,在日本當然不能偷賣,但在台灣可以種可以賣,我們就會想到要銷到沒有保護的地方。其他的國家也許為了這個理由會想到台灣來申請保護,斷了源頭,台灣就乖乖不能種,因此相信會有很多各類的植物有人來我國申請。

郭教授:這個當然有可能會愈來愈多國外的人來申請,不過陳副所長所提到的問題,實際上UPOV一九九一年公約已經有考慮到。舊法只有保護種苗,荷蘭的品種,到日本申請權利後,我們不能夠去販賣種苗到日本,但是切花是沒有保護的,因此還可以把那個品種的切花賣到日本。新法就連切花也不可以賣到日本。因此外國公司就有可能看到排灣本身的市場很小沒有賺頭,而不要來申請,只要他向市場大的國家申請權利,舊不用怕我們去偷賣到那些市場。

德成行有限公司鐘美華小姐:本公司幫他人生產出口國內的蘭花,我們在中間代工的立場,如蘭花在生產後,若有涉及種苗法的侵權,我們是否違法?

謝教授:若是受保護的,受委託去生產的廠商是不知情的,這種情形之下,不會要負擔刑事責任。但是不知的情形還是要負擔民事責任。所以對於生產的廠商或是中間廠商而言是有些風險。最好這合約媕Y言明所繁殖的品種並無侵害到權益,如果有,導致所受委託之人所受之任何損害,那可以向委託者求償。這樣的契約下就有所保障了。

______:我們如何查到各國登記的品種?用何種管道?

李紅曦技士: UPOV會員國受保護的品種可以在UPOV的資料庫中查到。

郭教授:我補充一下,國內找農委會的李技正即可。國際上UPOV有光碟片收錄受保護品種,但就我了解,把各國交給它的data收集而已,但不完整,但要到各國的相關單位去查詢,如美國上網即可查到,但其他國家就沒有那麼仁慈,最好去找那一國的主管單位的資料。

李紅曦技士:通常各國資料是用刊登的方式出來的,但公告的方式因為是逐年逐批的會很凌亂,所以不是很方便。有關台灣的這部份,我們仍然在建構網站當中。

農委會郭坤峰技正:台灣能不能加入WTO還是未知數,若不能加入WTO,我們是不是要仿照UPOV,作全面性的開收仍值得商確。但若能用指定的方式,可以作策略的調整。第二個部份,台灣花卉最大外銷品種是蝴蝶蘭,我想請教業者,如果有外銷的話,有沒有在當地國作品種登記,如果有的話,有沒有收到權利金。

_______:蝴蝶蘭目前好像很少向國外登記權利。

郭教授:假設沒有問題的話,九月八日在員林台大蘭園,九月十四日在台南改良場有類似的機會,若諸位有意見還可以再討論或在網站提供意見。謝謝大家的與會及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