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5.gif (1361 bytes)   台大種子研究室

論植物種源制度

 

前言

我種苗學會將中國(大陸)作物種原蒐集列為八十年度工作重點,預備遴選 適當人員編成小組,研商蒐集種類及目的地,並且提出計劃向農委會申請補助,顯示學會對於植物種原相當重視。這個種原蒐集計劃,除了地區不同外,基本上與過去的計劃類似。根據農業科學資料中心所提供的資料加以統計,過去五年(1985 -1989)農委會對於作物遺傳資源計劃的補助高達 116件,經費總額一億元(下表),所花費的人力財力不可謂不大;然而審視國內植物種源工作的現況及成績,所呈現的問題既大且多,這些問題皆指向一個最大的癥結: 我國缺乏健全的種源制度,以致於看不出長遠的、有步驟的、以及有效的植物遺傳資源政策。在沒有良好的政策指引之下,貿然地再做一次蒐集工作,對於本國有多少實質的效益,恐怕得再三考慮。

農委會植物種源計劃(1985 -1989)次數及經費(百萬元)的作物分配表

作物

水稻

雜糧

特作

牧草

園藝作物

蔬菜

果樹

花卉

林木

合計

次數

10

7

23

6

4

14

13

24

6

9

116

經費

21.3

5.2

9.4

4.3

3.0

17.4

15.5

15.7

0.8

10.1

102.5

我國種源工作的缺失

那麼,我國種源工作有那些問題?舉其大者,第一,全世界目前保存於種原庫的樣品,僅就IBPGR(國際植物遺傳資源委員會)的國際種庫連鎖網來計算,已超過250萬份,田野間則未被蒐集的材料可能也不少。在植物種類繁多、地理分布岐異的情況下,任何有效的政策,皆須事先瞭解全球種源分布典藏的大概,然後依照本國的人力、物力、能力及需要,定出蒐集的範圍和優先次序,逐年按照計劃進行,俾有限的預算而能獲得最大的成效。然而就以往的種源計劃而言,大抵上為執行單位依本身所需擬訂,然後向農委會相關專家申請經費。這種方式太偏重於主持者的興趣或專長,而可能導致種源經費的分配不能充分反應出國家需要的比重。設若國家農業重點發展作物因而未能優先進源工作,則其隱藏性的損失實不能忽視。

其次,由於我國並無專門蒐集國內外植物資源目錄的資料中心, 計劃主持人常要自行找尋;不是浪費許多時間,就是所得到的資料不全,以致計劃雖能完成,其結果卻要大打折扣。而種原的蒐集,雖然農業試驗所設有國際種子交換中心,由於經費未能統籌,因此不經由該中心向國外機構自行索取種子的情 形甚為普遍,不但可能造成各單位個人以公家的經費進行私藏種源,據云也已發生不同單位重覆索取被國外機構婉拒的例子。到國外進行蒐集種原的工作,也因沒有常設的專門機構,只能臨時組團,由研究機構或城鎮市場獲得當地良種;在異國荒野山區作正式的種原蒐集,可說是未之聞也。因此無法將蒐集工作視為獨立的學門,以累積經驗並培養種原蒐集專家;種原蒐集的能力無法提 昇,更遑論達到先進國的水準了。正式的蒐集團,除了農藝園藝外,也應包括熟悉植保、氣候、土壤的專家,分類學者更是不可缺少;偏是我國四十餘年來農學界忘了分類、作物系統演化等基礎的學科。今日科學分工已相當精細,然而據筆者年初的調查,國科會學門專長資料中,農藝園藝部門竟無一位分類學者;如此條件,種源工作是無法合乎標準的。

第三,國內的技術已經可以在亞蔬中心以相當少的預算建造出很好的長期種原庫,然而,非但位於農試所的種原庫經多年的籌劃仍未動工,各試驗機構的種子保存技術仍普遍低落,以至於經常種植以更新種原,不但浪費人力經費及時間,種子活力喪失而不堪使用的情形更時有所聞,因之所造成的損失實在難以估計。這種空有技術而無能運用的毛病,還是由於種源制度及政策的欠缺,沒有管道將種子保存技術推廣到各研究改良單位所致。再者,由於研究改良單位各自為政,所進行的種原特性調查並無全國統一的工作準則可循,結果可能良莠不齊,數據電腦化時也將困難重重。在數據不全以及未能電腦化的情況下,種源蒐集的最終目的『利用』就很難做好。筆者最近對種苗公司所做的調查顯示私人企業常抱怨無法得到公家機構所擁有的種原資料及材料,不過是欠缺種源制度所造成的問題之一而已。

 

植物種源制度的範例

將種源工作的病癥鋪陳開來後,治療的藥方也就很清楚了,也就是計劃的經費、管理要統籌,而其執行則要分工。所謂統籌即是農委會凍結各作物專家的種源計劃,而另成立專責單位;所謂分工即是種原蒐集、儲存及評估利用要分別由不同單位執行。

請先看美國植物種原制度(National Plant Germplasm System, NPGS )。 NPGS包含管理、咨詢及執行等三大方面;管理由聯邦農 部及各州農業行政體制負責;咨詢由各種委員會擔任政策的( 管理部門 )及技術的(執行部門 )顧問工作;而執行則種原蒐集、儲存及評估利用各有所司。政策咨詢由國家植物種源委員會(National Plant Genetic Resources Board) 負責,該會由農部及各學會、民間團體(如 American Seed Trade Association, National Council of Commercial Plant Breeder)等約20人組成,由農業部長聘任,提出有關植物種源的政策建議,以供農部參考。提供技術咨詢的單位如(1)國家植物種源小組(National Plant Genetic Resources Committee ) 由 15-20行政官員及學者組成,對聯邦、州政府及企業界提出有關植物種源各項措施的技術建議;(2) 國家作物評議小組,CAC ( National Crop Advisory Committees)由聯邦、州政府及企業界各方面專家組成,就各別的作物提出技術的指導,及植物種源各項工作優先次序的建議。(3)其它如Plant Germplasm Operations Committe, Regional Technical Advisory Committee (RTAC) 等。

在美國,種原的蒐集基本上由農業部農業研究處所轄的植物研究所負責,該研究所設有種原試驗室(Germplasm Services Lab),包括四個單位分別執行不同的任務:(1) 植物考察局(Plant Exploration Office),由CAC、RTAC等處彙集資料,提供種原蒐集計畫、預算編列的參考;與外國合作聯繫,以取得種源分布等基本資訊。(2) 植物引種局(Plant Introduction Office)負責與外國聯繫進行引種、登錄全國現有種原目錄、進行引種(PI)及檢疫的編號,將資料送GRIN輸入電腦,並將種原材料送到負責運用儲藏(active storage)的機構。(3)種原檢疫中心 ( National Plant Germplasm Qurantine Center,係與農業部動植物檢疫處合組的機構 ) 對引種材料進行檢疫。 (4) 種源資訊中心(Germplasm Resources Information Network,GRIN) 集中管理各部門的數據,使種源工作得以結合,並將資訊透過各地的終端機提供公、私各界使用。

種原的保存由 4處Regional Plant Introduction Station 及19處特定作物保存機構執行種子中程的運用儲藏;這些機構由植物引種局得到種原材料後必須加以繁殖,提供種子給各研究單位的使用者,並將部份種子交給國家種子儲藏研究室( National Seed Storage Laboratory) 進行長期保存。無性材料保存於9處National Clonal Germplasm Depositories 。種原的評估則是種原使用單位接受材料後,除了進行本身所興趣的工作之外,有責任依 CAC所提供的格式進行性狀評估,再將數據傳回GRIN,以供大眾參考。

種源制度不但在先進國家如美國有很好的設計,即如中國自1978年在該國農業科學院內成立作物品種資源研究所以來,歷經十餘年目前已有相當可觀的骨架。該所設有種源考察室,除了進行計劃的協調管理,也實際從事國內種源的調查蒐集;引種研究室主管國外引種及對外種原交換;種原貯存研究負責種原長期保存及資料的管理。此外尚設有生理生化研究室、遺傳研究室、抗病蟲鑑定研究室以及稻類、麥類、玉米豆類、高粱糜谷等研究室。各地區農業研究單位則除了配合品種資源所進行當地的種原蒐集外,本身也是種原中期保存的場所,並且進行種原特性的調查評估。以蔬菜而言,1978 --1985年中國共蒐集國內 17000份材料,目前已有 12000份進入種原庫,而由全國13個蔬 研究所分工鑑定了5000份。種原庫的計算機(電腦)室已將資料電腦化,雖未全國連線,不過這是國家整體能力的問題,並非種源制度之罪。

 

事權統一執行分工:種源制度芻議

當然以台灣小國的現況,不見得樣樣都要有龐大的編制,然而計劃統籌執行分工的五臟卻不能不俱全。個人淺見,以為我國種源制度可分為三個單元,即農委會( 或農業部? )、種源研究所及研究單位。農委會宜成立種源處,司種源計劃的管理;並且由學校、試驗機構、種苗協(學)會等遴聘植物種源委員會,該委員會負責種源政策的及技術的咨詢,諸如植物或地區先後次序的釐訂、經費的分配、提出各別作物的調查方法準則等。研究單位所需要的種原,若必要在國內外實地蒐集,應向種源委員會提出申請,再由種源研究所配合進行;若可向國外機構索取,則也應透過種源研究所辦理。經由種源研究所取得材料後,必需進行繁殖及特性調查,繁殖後種子分成三份,兩份送回種源研究所供中期、長期保存,另一份則自行做中期運用儲藏及研究;特性調查依工作準則進行,其結果送回種源研究所電腦登錄。無性繁殖材料比照種子辦理。

種源研究所宜直屬農委會,若在農業試驗所內成立種源系,恐怕行政管理上會有若干困難,至於目前所擬議的五人編制,是十分不足的。種源研究所宜包含如下的單位,1.種原庫,包括長期、中期庫及組織培養室,由種子技術、組織培養專家及若干技術人員組成;長期庫除檢定種子活力或請研究單位更新種子外,一般不加以使用。中期庫則專門作為國際交換。此外也要編寫種原管理手冊,指導各研究機構的種原保存方法。2.種源資料室,由經濟植物學者及分類學者主持,其任務是蒐集IBPGR及各國種源機構的出版刊物、種源目錄、植物資源豐富國家的植物誌、農業、氣候、土宜、地圖甚至於風俗人情語言等相關資料,這些資料儘可能透過電腦室提供各界使用。3.種原蒐集室,由作物學者、栽培專家、分類學者等組成,配合研究單位、海外會的人員進行國內外種源的探索蒐集。4.種原交換室,取代原農試所國際種子交換中心,接受國內外機構的申請,進行本國及國外種原庫材料的交換行政業務。5.種原檢疫室,由植保專家主持,與商檢局協調負責種源進出國境的檢疫工作。6.電腦室,由熟悉農學的電腦專家主持,為整個種源制度的核心,利用電腦聯線不但整合種源研究所各室間的資料流程,同時也透過電信局網路提供農委會、種源委員會、各研究機構學會及私人企業的使用,如此可以確保國家植物種源政策在合理的、有科學根據的、以及可進步的基礎上進行,使得植物改良利用的工作能更上一層樓。

這是舊體解構的時代,這是創造新制的時代。我們已經放下廉價勞力的犁耙,優良體制的曳引機尚待出廠。政治外交經濟如此,農業也不例外。以上對我國種源制度初步的構想,必定有所疏漏、不切實際或滯礙難行之處,然而這是可以經由各界充分討論而解決的;倘若漠視缺乏種源制度的病癥,貿然再去作種原蒐集,恐怕是事倍功半的。不知我學會會友、理監事會先進、農委會官員以為然否?有替我國樹立種源良制的抱負否?

 

郭華仁 1991 種苗通訊 (6), p5-7.

 

回種源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