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5.gif (1361 bytes)   台大種子研究室

 

希臘神話中的植物世界 

編自:台大人類學系四年級   洪玲玉   讀書報告(1996-06)

前言

神與植物的關係

聖樹以及樹木崇拜

神聖的簌懸木Phobos與楓樹Zeus與橡樹  ◎Rhea與松樹  ◎冥界諸地神與白楊Hera及Persephone 與石榴復仇女神與紫杉Aphrodite與桃金孃及檉柳Dionysus與葡萄樹Athena與橄欖樹棕櫚科植物

     神和英雄的植物

Pan與希臘樅樹及蘆葦Apollo與月桂樹、柏樹與香料樹Prometheus與茴香   ◎酒神Dionysus與茴香、長春藤與松果洋牡荊食用梣霓虹女神的鳶尾花極樂世界的金穗花金枝檞寄生關於水仙花的傳說有麻醉效果的罌粟Aias與飛燕草馬人Chiron的矢車菊與土木香關於福壽草玫瑰花起毛草紫羅蘭忘憂樹薄荷草及白楊

儀式植物和樹冠圈

 

 

 

 

前言

神話的起源主要與宗教、天象及歷史相關,大都是為講解一些現象、信仰或風俗,其中主要包含了人們對大自然種種現象的解釋。最初神話是以口頭流傳方式存在的,文字發明之後才以文字加以書寫記錄,但這之間已經過長期發展和相互影響。現在我們看到的許多希臘神話故事已非最早的神話原型,而是最後發展的結果,神話中的形象也遠非最初的形象,而是幾個形象發展、溶合的結果。

希臘最早的文獻是「伊里亞得」(Iliad)和「奧德賽」(Odyssey),它們可能寫於西元前800年,這兩首史詩中介紹給我們希臘眾神龐雜的家系,他們住在希臘北端冰雪覆蓋的奧林匹斯山上。希臘神話所講述的,主要是這些神以及一些英雄的故事,其中也包含著希臘人對大自然界的種種解釋。而本文主要是想討論在此一神話系統中所呈現的神與植物之間的關係,透過這種關係,我們可以看到希臘人對其植物世界的深刻觀察,以及他們對整個自然環境變化的一種解釋方法。

然而,在以希臘神話做討論之前,我們必須先對此一神話系統產生的背景有所了解。

希臘大陸及愛琴海地區,早在西元前6500年即有農業民族定居,他們的農業文化一直持續發展,在愛琴海的克里特(Crete)島尚發展出著名的邁諾安(Minoan)文明,然而這些早期的住民並非我們所稱的希臘人。

首批的希臘人,約在西元前2000年才從北方移入希臘,他們是印歐民族,原本屬於半遊牧社會,約在西元前1500年,他們於此區發展出興盛且複雜的邁錫尼(Mycenae)文明。許多希臘神話就是在邁錫尼時代、甚至是在邁諾安時代形成的。

隨著新移民的遷入,印歐人的宗教也傳入希臘,且與當地固有農業居民的原始宗教相融合,產生了雖不太合乎邏輯,卻更為有效的某種「混合物」。原本土著所崇拜的乃是生育、土地肥沃和生命永恆之神,他們視大地為偉大的母親,是所有生物結束和再生的女神,他們利用使人陷於昏迷的鴉片劑(Opiates),進入大地之母的神祕世界;但對於遊牧的民族而言,為了追趕、獵打動物,部落裡男性的體力是很重要,因此他們主要的神是男性的、是天父,一般認為Zeus神即是隨著印歐人而來的,且奉獻給這種神的植物是野生的,而非栽培種。

這兩種宗教文化相互接觸後,在新的時空背景下,新的宗教系統於焉產生,以Zeus為代表的奧林匹亞眾神譜系逐漸形成。

然而整個希臘神話經過數千年的演變發展,顯得十分的紛亂繁雜,其中的來龍去脈,是不能用單純的克里特─邁錫尼人的宗教信仰同化論來解釋的。

在神與植物的關係方面,部份土著所賦予某些神的神聖植物仍受到保留,而印歐人也帶來了他們賦予某些神的聖樹,但在新的自然環境下,他們也不得不採用一些替代品以取代某些新環境所缺乏的祭祀植物。

我們必須注意的是,這些神聖植物與整個環境或文化傳統不一定有關,單單具有某種效用也不能決定一種植物的神聖性,重要的是它必須能用於宗教及神話上的解釋,也就是說這個植物須有某項特點是具有宗教意義的。以上這些都是我們要討論希臘神話中的植物世界時,所不可忽視的背景。

 

 

 

 

神與植物的關係

希臘文的Chloe是第一枝綠芽的意思,由此演伸而來的Chloris即是春和花之女神,相當於羅馬神話中的Flora,她是春天的化身,依照Hera的指示,使得植物生長。她的助手們是Horae,即Zeus和Themis的女兒們,掌管季節和生長的周期。Chloris的愛人則是在春天喚醒大自然的西風神Zephyr。

Hera是Zeus的姐姐和妻子,也像Zeus一樣,能行雲佈雨,握有霹靂和閃電,她掌挃著五穀的豐歉。

春之女神尚須負責讓植物從大洋神Oceanus那裡獲得維持生命所須的水份。而女神們無法進入的地方則由Zeus從Olympus發出閃電和雷,以暴風雨加以滋潤。

月亮女神Artemis,每晚以清爽的露水使植物復蘇;而她的雙胞胎兄弟Apollo,則散發出對植物有益的太陽光芒。田園和穀物的成熟則有賴於Demeter的照顧。

Artemis是Apollo的孿生妹妹,狩獵女神、月神,最初原是森林與自然之神,相當於羅馬神話中的“Diana”,以「林中的狄安娜」(Diana Nemorensis)著稱。由植物女神又引伸為豐收女神。其別名之一“Orthia”,意為“挺立”,即同樹的形象有關。在愛奧尼亞的厄斐索斯,Artemis做為豐收女神特別受到崇拜,在這裡曾修建了著名的Artemis神廟。Artemis做為豐收女神,又轉成兒童誕生的保護神。學者們認為Apollo 和Artemis最初都不是布臘神。

Demeter的女兒Persephone,被冥王Hades帶至地底當冥后,每年有四分之一的時間須待在陰間,其返回地面則象徵著春天的到來及植物發芽的過程。依照這種方式,古代的希臘神話說明了大自然的調合,希臘的詩人也將這些神性特質保存在他們的敘事詩中遺留給我們。

Demeter是豐收和農業女神,神母,Zeus的姐姐,並和Zeus生了Persephone。古代農民都信奉地神。在希臘,還在邁錫尼時代就有對地神崇拜。人們認為大地是生命之源,萬物之母,而萬物最終又要歸於大地。起初地神是包攬一切的神,隨著宗教思想的發展,才出現了Demeter。開始Demeter大蓋只掌管土地的豐收,以後成了農業的保護神。由於農業是農民定居和安樂的基礎,因而Demeter又成了立法、家庭和婚姻的保護神。隨著農業地位的提高,對Demeter的崇拜也大為發瘋。在公元前6 - 5世紀,Demeter在奧林波斯的神族佔有重要的地位。

Demeter的女兒Persephone被冥王劫走後,Demeter一氣之下來到人間,做了Triptolemus的保母,後來她贈以Triptolemus麥穗,教會了他耕種,並要他教人民稼穡(也有說Demeter贈給Triptolemus一輛巨龍牽引的神車,讓他乘著言輛車到處傳播農業技術)。有許多神話說,Demeter親自教人民稼穡。有的神話說Demeter是海神Poseidon的妻子。海神代表水,農業離不開水。

自從Demeter到凡間之後就放棄了對大地的管理,因而大地荒蕪,神祇也享用不到祭品。於是Zeus就要求冥王放回Persephone,冥王不敢違抗,但他先讓Persephone吃了一粒冥界的石榴子,這樣她就不能完全脫離冥界。一年間有四分之三的時間Persephone同Demeter在一起,這時大地上春暖花開,萬物生長。另有四分之一的時間Peresephone要回到冥界去,這時Demeter放棄了對大地農事的管理,大地即為冬天的景像。向Demeter的祭品有公牛、母牛、豬、水果、蜂房、果樹、禾穗、罌粟。古代造型藝術中的Demeter和Hera相似,只關於Persephone的神話反映了原始人對一年四季變化的認識。

 

 

聖樹以及樹木崇拜

樹木崇拜在許多原始宗教中都佔有重要地位。自然的樹林被認為是神的第一個神殿,神聖的樹叢則是最初進行儀式崇拜的場所。古代的希臘神話呈現出人們對自然現象的強烈興趣。大自然無盡的更新代表神的介入並且賦予一些樹神聖的意義。

◎神聖的簌懸木

相對於其它落葉樹,對古人而言常綠的樹木是一種奇蹟。希臘最著名的一個神聖樹林是在奧林匹亞的Altis,是一個公園似的地方,傳說是Hercules為了祭拜他的父親Zeus而建立的,當時這個地方是為簌懸木(plane, Plantanus orientalis)所覆蓋的。

克里特島Gortyn的常綠簌懸木則被認為與Zeus誘拐Europa的傳說有關,據說這些樹可以維持常綠,是為了紀念Zeus與Europa在這些樹下所舉行的神聖婚禮,又因為傳說Europa生了Minos──邁諾安帝國的創立者,這些簌懸木等於見証了邁諾安帝國的誕生,所以早期的克里特人就在他們的貨幣上刻畫出這個故事。

Europa是前希臘時期的農業神。在後來的傳說中,Zeus愛上她,且把她帶到克里特島結婚。

在一般的傳統中,簌懸木常綠的奇怪例子仍被視為奇蹟。據說土耳其人用一棵簌懸木絞殺了一位克里特的神職人員,所以這棵樹的葉子一直維持常綠。另一個傳說則是關於St. John,他因被強盜追殺而躲到一棵空心的簌懸木中,但仍被發現且被殺,從此,這棵樹也維持常綠。

然而,簌懸木做為聖樹的理由不僅止於此。對乾渴的旅人而言,它蒼鬱的葉子,就好像是垂手可得的春天一樣,提供了讓旅行者重振精神的蔭涼。另外,古人認為簌懸木是神所賜與的禮物,應該加以尊敬。而它的美麗甚至讓一個殘酷的國王贈以勳章,並令人保護它。由於簌懸木的長壽,許多古人所記錄的有名簌懸木,今天仍然存在。事實上,今天仍和古代一樣,任何公共場所都有簌懸木以提供樹蔭。柏拉圖學院人行道上的簌懸木即十分有名。

 

◎Phobos與楓樹

不像簌懸木,楓樹(maple,Acer)是獻給Phobos的,他是一個可怕的邪神,是戰神Ares的同伴。或許是因為這種樹的樹葉在秋天時轉變為紅色,所以令人感到畏懼。

 

◎Zeus與橡樹

希臘人把最威嚴的橡樹(oak,Quercus)同他們最高的神Zeus(天神、雨神和雷神)聯繫在一起。Zeus的聖所常常是在高山深處、雲氣迷漫、橡樹生長的地方。希臘最有名最古老的聖地之一或許就是Dodona,據說Zeus在Dodona的一棵神聖橡樹下聆聽人們的聲音,橡樹葉的颯颯作響就好像是他對信徒的回應,人們認為他就住在那玄妙深邃的橡樹林中。而且Dodona的雷雨比歐洲任何地方都要多,雷電的隆隆轟鳴,聽起來也像是神的聲音,所以這塊地方對古代希臘人而言,最適宜作為Zeus的家園。

在彼奧茜亞,橡樹之神Zeus和橡樹女神Hera的神聖婚姻受到幾個邦的聯合盛大慶祝。在阿卡迪亞的萊西埃斯山,作為橡樹之神和雨神的Zeus特性,在他的祭司施行求雨巫術時,清楚地表現出來──祭司手持橡樹枝在聖泉中沾水。由於Zeus具有降雨的能力,所以希臘人經常向他求雨。

而在古代的義大利,每棵橡樹都是奉獻給Jupiter(義大利的Zeus)的。在羅馬的Jupiter神殿裡,Jupiter不僅做為橡樹之神,而且也是做為雷雨之神受崇拜的。根據J.G.Frazer(1922)的分析,古代歐洲多利安人(Dorians)的主要支系都崇奉一位橡樹與雷、雨之神,這神就是他們所信奉的眾神中的主神。

 

◎Rhea與松樹

希臘人稱常綠松樹(pine)為Pitys,Aleppo pine(Pinus halepensis)是地神Rhea最喜愛的樹,她是Zeus的母親。因為它長的很高,就好像是天地之間連接的象徵一樣。

 

◎冥界諸地神與白楊

由於白楊(white poplar,Populus alba)樹葉的兩面顏色,它成為冥界諸地神(Chthonian deities)的象徵,暗的那一面代表陰間,亮的那一面則代表人世。根據神話,Hercules打敗守衛冥界大門的惡犬Cerberus返回人間時,就是戴著細的白楊樹枝所做的樹冠。  

另一個傳說是,太陽神Helios的兒子Phaethon,要求Helios讓他駕日車,卻因控制不當而造成大地的災難,Zeus為此用雷電把他打入厄里達諾斯河。Phaethon的姐妹們哀痛Phaethon之死,傷心站在河邊,結果都變成了白楊樹。

自公元前世紀時,Helios同Apollo合在了一起。

 

◎ Hera及Persephone與石榴

石榴(pomegranate,Punica granatum)這種水果的果皮裡面,長滿了無數的種子,在早期希臘人的眼中,因而成為一種多產和生命的象徵。石榴也是眾神之母Hera的祭物,因為她是婚姻之神及孕婦、產婦的保護神。根據西元第二世紀的Pausanias的記載,在Argos的Hera神殿,有一個用金和象牙做的Hera雕像,她的手中就是抱著石榴,但這個雕像已經不存在了。

Pausanias是希臘旅行家,也是世界上第一本旅遊指南的作者,講述過很多和他遊歷過的地方有關的神話故事。他的生存年代晚至西元第二世紀。

石榴多產的象徵也在冥府女王Persephone的傳說中被強調。她也是豐產女神。由於吃了一粒冥界的石榴子,她一年有一半或四分之一的時間須待在冥界。

Persephone是冥后也是豐產女神。在古典藝術中,她的形象有兩個:一是作為冥后,她同Hades在一起,一手執火炬,一手執石榴;另一個作為豐產女神,她是一位少女,手執禾穗或者正在採花。

在猶太人及其它的近東及中東地區也有關於石榴的類似傳說。這種水果也被獻給AphroditeAthena

Aphrodite為愛神、美神,Zeus和海洋女神Dione之女。學者們認為她原本為豐收女神,奧林波斯神系形成之後,才成了愛神、美神。Aphrodite的聖物有海豚、麻雀、鴿子、芍藥、罌粟、蘋果。在羅馬Aphrodite同當地的豐收和植物女神Venus合在一起。Athena是智慧女神,她還發明了犛和耙,馴服了牛羊,因此她又是農業和園藝的保護神。

 

 

◎復仇女神與紫杉

紫杉(yew,Taxus baccata)是獻給復仇女神Erinyes或Furies的,她專門以不同的方法懲罰犯罪者,包括毒以紫杉的抽出物。古代人已經知道紫杉的毒性,事實上,它的針葉含有一種對人和動物都有害的生物鹼劇毒;500克的紫杉葉已足以毒死一頭馬。據說狩獵女神Artemis知道這種毒性,在她母親Leto的命令下,她以浸了紫杉毒的箭射殺了Niobe的六或七個小孩,因為Niobe以自己的子女多為傲,並嘲笑Leto只有一子一女(Apollo和Artemis)。

自古以來,紫杉樹紋的精美即具高度的工藝價值,加上生長速度慢,一棵紫杉至少可活2000年以上,它已遭到嚴重的掠奪,至今只可在壯麗的樹林中見到少數幾棵。

 

◎Aphrodite與桃金孃及檉柳

承襲閃族(Semite)對大自然的祭俗,希臘人在Aphrodite的信仰中保留了對桃金孃(myrtle,Myrtus communis)的尊敬,它常綠的樹葉、優美的白色花朵以及令人愉悅的芳香,正象徵著美麗和年輕。桃金孃是獻給Aphrodite的,傳說她是海水泡沫所生,當她在塞浦路斯島(Cyprus)的Paphos登陸時,就是用桃金孃遮蔽著她美麗的身體。在古代,桃金孃是最多人熟知的常綠灌木,而且常被用來裝飾寺廟和神殿,如今日雅典的Hephaestus(火神)神廟。

由於桃金孃是愛神Aphrodite的樹,影響至今,婚禮的花冠仍是以桃金孃製成。Athenaeus在他寫的故事Deipnosophistai中,描述每個宴會的參加者都戴著桃金孃花冠。在工藝品中,金匠和銀匠也以高超的技術模塑出桃金孃。1977 Macedonia 的Vergina一個王墓裡所出土的金桃金孃花圈,就十分精美,它大約製於西元前340年。

把一片桃金孃的葉子放到陽光底下時,它的葉面就好像被無數的針頭刺穿一樣。一個與與此一現象有關的神話提到不快樂的Phaedra。她是Theseus的第二個妻子,她愛上了自己的繼子Hippolytus,但卻遭到拒絕,她因此而自殺。據說她在Attica的Troizen上吊前,刺穿那堛漁蝒鷵]樹葉。根據另外一種說法,Phaedra刺穿桃金孃的樹葉,是為了報復Troizen神殿的Aphrodite,因為她沒有把愛的力量施與Hippolytus。

根據Pausanias的記載,西元第二世紀的Troizen人,仍然認為這些針孔似的點並非天然形成的,而是絕望的Phaedra以她的簪刺成的。對我們而言,這些中空的洞只是桃金孃排放揮發性油的油腺。

希臘語的myriki、象徵著美麗和年輕的檉柳(tamarisk,Tamarix sp.),也是獻給Aphrodite的。根據另一種說法,Myriki是塞浦路斯國王Kinyas的女兒,也是Adonis的姐姐,她被變成一棵檉柳。這兩種說法都與檉柳的優美有關,尤其是在春天時,每棵檉柳都開滿桃紅色的小花,使得溪河的兩邊充滿著朝氣。(根據荷馬(Homer)的「伊里亞得」,Odysseus把Dolon的手臂掛在開花的檉柳樹上,以榮耀這位年輕的英雄。)

 

◎Dionysus與葡萄樹

傳說葡萄樹(grapevine,Vitis vinifera)是酒神Dionysus所發明的,是他賜給人們的禮物。無數關於酒神與這種古老的栽培作物的傳說,已經呈現在許多的藝術作品中,在Mende的德拉克馬銀幣上,葡萄樹與驢子被描繪成一起,這或許是因為驢子是Dionysus的馬,但這可能還有另外一層象徵意義。

Dionysus是希臘神話中的植物神和酒神,傳說他是Zeus和Semele之子。在普通人民中他是極受重視的。關於他的傳說中提到,他曾登上一條海盜船,被海盜們釘上銬鐐,準備當奴隸賣掉,但是銬鐐卻自行脫落,船桅四周長出了長春藤,從船帆上垂下了葡萄藤。另外,他也曾向厄利斯、敘利亞、亞細亞、印度、歐州等地的人傳授種植葡萄和釀酒的知識,並從地下引出葡萄酒泉、牛奶泉、蜂蜜泉,創造了很多奇蹟。參加Dionysus祭祀遊行的婦女通常頭戴長春藤冠,身穿獸皮,手拿神杖(杖上也纏著長春藤,杖的頂端綴著松球)。最初Dionysus只是豐收之神,到了希臘的古典時代,Dionysus才成了酒神,對他的祭祀變成了無節制的狂歡暴飲。在雅典的民主時期,葡萄成了主要作物之一,因此信奉Dionysus遂成了國家的規定。

Pausanias注意到Nauplion的一個驢子石雕,當地人告訴他,這是為了紀念一些啃食葡萄,使隔年能長出更多葡萄的驢子。因此,就某個程度而言,驢子可以說是修剪葡萄樹的發明者。

傳說各種果樹,特別是蘋果樹和無花果樹,都是Dionysus發現的,人們也稱他為「促使果實生長者」。除葡萄樹之外,奉獻給他的還有蒼松和翠柏。常春藤和無花果也總是和他特別密切關聯。

 

◎Athena與橄欖樹

地中海地區另外一種最古老的栽培作物是橄欖(Olive,Olea europaea),傳說是Athena和Poseidon在爭奪Attica的所有權時,Athena賜給雅典人的禮物。眾神決定把這個地方歸屬給雅典人最敬仰的神,Poseidon在雅典的城堡用他的神叉打出一眼山泉,Athena則變出了一棵橄欖樹,結果Athena獲得勝利。從此,橄欖樹枝和貓頭鸚就成為Athena的象徵,也成為勝利者以及和平的象徵。

橄欖樹與神的信仰有密切的關係。在Olympia,由Phidias所雕的Zeus神像,就被裝飾以橄欖花環。女神們所用的橄欖果提鍊出來的軟膏,就具有一種驚人的效果。當Hera想要引誘Zeus時,她在自己神上塗上這種神聖的橄欖油。一直到荷馬時代結束,橄欖油才獲得經繫上的價值,自此這種油只有貴族和有錢人才能使用,在一些特洛伊英雄的家中,我們發現它被視為一種珍貴的軟膏。

 

棕櫚科植物

在希臘的裝飾植物中,棕櫚科植物(palm)也具有重要的地位。就像睡蓮花(lotus flower)代表著突來的生命一般,這些具有扇形葉子的棕櫚科植物,已經豐富了希臘人的藝術創作。這些高、細、有著大大的分割葉子的植物屬(Palmae),被林奈命名為Principes,即植物王國的「主公」之意。它分屬於開花植物的10個科、200屬,共有2700種。最早期文化的人民已認識棕櫚科植物。首次提到克里特的野生棗椰樹(date palm)的是Theophrastus,因此今天這種植物的學名就是Phoenix theophrasti

在神話故事中,它與Apollo有密切的關係,Apollo和他的雙胞胎妹妹Artemis就是在棕櫚樹下誕生的。根據Pausanius的記載,Aulis的Artemis神殿前就種有棕櫚樹,但他同時也提到,這個地方的棗椰果並不像巴勒斯坦(Palestine)的那樣適合食用,但卻比愛奧尼亞(Ionia)的成熟。這似乎意味著這種植物並非是古代希臘所固有的,而是從外地引入的。

而荷馬所用的phoinix這個字,意指一種從腓尼基(Phoenicia)來的樹,也指出了棕櫚樹的引進希臘。此外,Theophrastus所記錄的棕櫚樹在今日的克里特島僅在五個地方以野生的狀態生長,此處的沙灘或河邊是很少有棕櫚樹的,甚至有人懷疑它們是邁諾安人從非洲帶回來的植物的後代。

棕櫚樹的獨特外觀總是讓人印象深刻。然而在希臘只有克里特島可以找到野生的棕櫚樹,其它大多是由別的地方移植的。或許棕櫚樹的移植與Theseus有關,當他決定在Delos舉辦榮耀Apollo的摔角比賽,並頒給優勝者棕櫚花圈時,他把棕櫚樹移植到這個地方。雖然後來Pythagoras曾下令禁止種植棗椰樹,但直到相當晚近,這種植物仍然普遍的裝飾在許多神殿的四周,伴隨著太陽的光輝,形成了一種美麗的景緻。

Theseus是位神話英雄。

 

 

神和英雄的植物

根據希臘神話,許多植物的起源與神和英雄有關,這與希臘人的神話觀點有著密切的關係。有些植物的名字是源於古代的神的名字,有些則是源自於被變形的自然女神。這個部份將處理這些故事,並提供給我們,古代西臘人賦予每種植物的意義及關係。

◎Pan與希臘樅樹與蘆葦

除了常綠松樹外,希臘人也稱希臘樅樹(Grecian fir,Abies cephalonica)為Pitys,它是希臘特有種,普遍的分佈在海拔800公尺以下,它與中歐的銀樅(silver fir,Abies alba)不同的在於,尖銳的針葉和覆蓋著樹脂的長毬果。樅樹的神聖性與牧神Pan有關,傳說Pan和北風神Boreas一起追求自然女神Pitys,Pitys較喜歡Pan,北風神因而把她吹落斷崖,當Pan發現她已經死了後,就把她變成樅樹,樅樹也因此成為Pan的聖樹。但即使如此,每當北風吹起時,仍令變形的Pitys落淚,所以秋天時,淚珠似的透明樹脂就出現在樅樹的毬果上。

另一種與Pan有關的植物是蘆葦。Pan愛上了自然女神Syrinx,而Syrinx卻變成各種東西來躲避他,最後她央求姊姊把她變成一大叢蘆葦(giant reeds,Arundo donax),躲在阿而卡迪亞(Arcadia)的拉東河裡,Pan就折了不同長度的蘆葦,並用蜜臘接縫,因此造出一支牧羊人之笛。Pan的聖物有石柱和松樹。向Pan獻祭的物品則包含有葡萄汁。。

 

◎Apollo與月桂樹、柏樹與香料樹

Apollo愛上了河神Ladon的女兒Daphne,她是一個美麗而害羞的女孩,為了逃避Apollo的追求,她逃到她的母親Gaia那裡,且被變成了一棵月桂樹(Laurel,Laurus nobilis)。於是月桂樹就成為Apollo的聖樹,又因為它強烈的芬芳帶有齋戒的意味,所以也被Apollo使用。

傳說Apollo殺死了為害得爾菲(Delphi)的凶龍Python後,在Tempe的溪谷清洗,這個地方至今仍長滿月桂樹。之後,他戴著用月桂樹所做的榮冠以征服者的身份進入得爾菲城,所以月桂樹也就成了尊敬、勝利、聲譽的象徵。後來,在競賽中勝利的人,都會在頭上戴頂用月桂樹葉編成的王冠,即稱為「桂冠」。而希臘文中“Daphne”即意為“月桂樹”。最古老的Apollo神殿就是用月桂樹的樹幹建立的。

Apollo寵愛米西亞國王Telephus之子Cyparissus。Cyparissus因誤殺自己喜愛的鹿,悲痛不能自己,Apollo因此把他化為柏樹。在希臘語中〝Cyparissus〞即為柏樹的意思。柏樹被認為是哀樹,多在墓地上栽植。

巴比倫王俄爾卡磨斯之女Leucothea為Apollo所愛,俄爾卡磨斯將她活埋,Apollo在她死後把她變為香料樹。

Prometheus與茴香

傳說小神Prometheus;他的名字為「先知者」的意思,教導人們木工和農業的技術,Zeus因此忌妒人類的進步,拒絕給予人類最須要的一樣東西──火。於是Prometheus拿了一根‘Narthex’莖,偷偷的到愛琴海的愣諾斯火山島,從火神Hephaestus的鐵工廠裡偷走火帶到人間。

這裡所說的植物就是草本的大茴香(giant fennel,Ferula communis),它在夏天時生長於乾燥的山坡,通常可以達到4公尺高,而且它的莖長得很快,中間還長滿易燃的木髓,只要不燒到外皮,它的燃燒速度會很慢。今天地中海地區的船員在有風的甲板上點煙時,仍然使用這種植物。撇開空想創造的Prometheus神話不談,這正表明了古代希臘人的敏銳觀察力。

酒神Dionysus與茴香長春藤與松果:

這種大茴香也獻給。在希臘神話裡Dionysus和他的同伴常常在手中拿著一種工藝精緻的神杖,這種手杖本身就是一枝長茴香枝,杖上纏繞著長春藤(ivy),杖的頂端綴著圓錐形的松毬(conifer cone),在希臘神話中特稱這種神杖為Thyrsus。杖上的刺雖然足以傷人,但卻不致於造成太大的傷害。

據說酒神已命令那些參加祭儀的人只可使用茴香枝,以免酒鬼們在酒後爭吵的時候,對彼此造成嚴重的傷害。另外,由於毬果與酒神有關聯,嚴格的猶太人在他們自己的儀式中,就改以香櫞果(citron fruit)代替杉毬(cedar cone)。

有些祭祀活動中Dionysus也被稱為kissoi(長春藤),這是因為傳說他剛出生時,森林女神門就用長春藤將她圍住。

洋牡荊

為了懲罰Prometheus盜火,Zeus把他鎖在高加索山上,每天早晨派來一隻大老鷹啄食他的肝臟,夜間肝臟又重新復原,如此日復一日,直到Hercules將他解救。

之後,為了紀念長久的監禁生活,Prometheus戴上一個由Vit ex agnus-castus(洋牡荊)所做的花圈,這種植物的耐久性很強,而且很柔軟,以致於可以當作捆綁物使用。根據推測,Odysseus就是用這種植物把他自己和他的同伴綁在羊肚皮下,以逃出獨眼巨人Polyphemus的山洞。

這種灌木植物的名稱是源於一種習俗──在一年一度的Thesmophoria節(祭祀Demeter的節日)時,婦女們為了表明自己的真潔,會躺在這種樹枝所做的床上。而婚姻女神Hera也可能就是誕生在這種樹下,在Samos的Hera神殿,洋牡荊就裝飾在神殿的入口處,再加上Dodona Zeus的橡樹,這兩種樹都被認為是當時最老的樹木之一。在斯巴達(Sparta),醫神Asclepius的雕像就是用洋牡荊做的,因此他有‘Agnitas’(真潔之意)這個稱呼。

食用梣

Hesiod關於人類起源的神話中,他告訴我們人類是用Fraxinus ornus(食用梣)的硬木做的。這種樹在希臘北部的河谷時常可以看到,古代人稱它為‘Melia’,這個名稱是源於羊群的保護者──Meliannymphs。

Hesiod,古典希臘神話故事作家,生於西元前第九或第八世紀,一般認為「神統記」(Theogony)便是他寫的,其中記述宇宙誕生的經過,以及諸神的系譜,是希臘神話的重要資料。

另外,當食用梣樹上開滿白色的花朵時,人們相信他們看到一棵聖樹在暗示著風暴前的多雲。這種樹的神性特質或許可歸溯到它的特殊材質,它通常被拿來做槍或標槍。

荷馬在他的文章中四次提到這種食用梣所做的武器。1.正義女神Nemesis,手裡拿著一枝梣竿,以示其嚴酷及公正的意志。2.Erinyes,復仇女神們,在她們冷酷的地下宮殿中拿著梣棍以懲罰犯罪者。3.馬人Chiron送給海洋女神Thetis和英雄Peleus的結婚賀禮是一枝可用來做槍的梣枝,它首先由Peleus使用,後來傳給他的兒子,也就是特洛亞戰爭中的英雄Achilles。

霓虹女神的鳶尾花

為了對霓虹女神Iris表示敬意,鳶尾花就得到 Iris 這個名字。據說她陪伴人們的靈魂走過由鳶尾花的虹色所形成的彩虹橋,以到達人們的永息之處。這種說法可追溯至東方回教國家以白色鳶尾花(Iris albicans)裝飾墓地的風俗,因為白色是回教徒的悲傷色,所以從西班牙到喀什米爾都可發現它的蹤跡。

希臘的鳶尾花是春天中最早開花的一種,而且它耀眼的虹色總是讓流浪者感到振奮。最漂亮的一種是Iris germanica,源於地中海地區的東方,約有80公分高,古代人以其芬芳的地下莖做酒的芳香劑,或以它提煉出來的油做香水。今日的意大利就栽培一種白色變種鳶尾花(Iris germanica,‘Florentina’)以供應其香水工業。

◎極樂世界的金穗花

在死亡的國度堙A冥王Hades把死者的靈魂安置在長滿金穗花(asphodels,Asphodelus aestivus)的荒煙漫草中。淡淡的、灰灰的金穗花所營造出來的陰暗色彩,正適合於陰間的虛無及悲傷感。事實上,在希臘的許多河邊,常常可以看到這種金穗花田。荷馬的「奧德賽」中曾提到,在一處金穗花田中正住著在特洛亞戰爭中被殘殺的英雄的靈魂。

在希臘詩人眼中,冬天時金穗花赤裸的莖幹,就好像是在Acheron(冥府的一條河名)河邊流浪移動的朦朧軍隊一般。金穗花令人討厭的氣味以及略帶深紫色的花團,也和陰間蒼白的死亡和黑暗相一致。此外,在古代糧食不足時,金穗花腫大的澱粉根烘乾後,與無花果(figs)混合,也可做為一種食物。古代人甚至認為這可以在死者寄居他處時,提供給他們一個簡便的食物。

山羊因為金穗花有針狀的水晶物而避開它們,這說明了它廣泛分佈的原因。它正代表了長期以來毫無控制的放牧活動所造成的結果──原本的植物相惡化成味道差的種類更易存活及增加。古代的文獻亦指出,即使在當時,自然植物的均衡也已遭到嚴重的擾亂。

相對於黑暗的冥界,有著優美的斑紋花瓣和狹小葉片的小管狀金穗花(Asphodelus fistulosus),被認為是最適合極樂園(Elysian fields)的裝飾植物,這是在地球的最西方,一個只有神的兒子和死於戰鬥的英雄居住的地方。

金枝檞寄生

為了打開陰界的大門,冥后Persephone須使用一枝神奇的檞寄生(mistletoe,Viscum album)。許多文獻中都有提到這種奇特的寄生植物,以及有關於這種植物的神話故事。它寄生於樹上,當樹木的綠葉脫落時它仍碧綠如故,且以獨特的叉狀分枝為其特徵;自遠古以來,在歐洲它就一直是迷信崇拜的對象。

在北歐神話中,不死的Bauldur神就是被一枝突來的檞寄生所射死的。已故的英國人類學家J. G. Frazer,在他的『金枝』(The Golden Bough)中也提到,折下來的檞寄生存放幾個月後,會逐漸轉變成金黃色,使得整個樹枝看起來就像是一根金枝。另外,他也對整個檞寄生的信仰習俗加以討論。

關於水仙花的傳說

傳說Persephone是被水仙花(narcissus,Narcissus poeticus)的芳香引到陰界的。這個神話與水仙的香氣有關,是保留至今的,以水仙花裝飾死者及其墳墓的風俗的來源。水仙的名字是源於河神Cephisus之子Narcissus,為一美少年,自然女神愛上他,但Narcissus拒絕了她,致使自然女神憔悴而死,其它自然女神為了報復,讓Narcissus愛上自己水中的影子,最後也使他得不到所愛的對象憔悴而死(一說是滑入水中而溺死),他死後在這個地方長出有金色花冠的水仙花。此外,有人認為Narcissus或許是源於一種伊朗話。

有麻醉效果的罌粟

傳說當Persephone被冥王Hades劫走時,她的母親Demeter用罌粟(poppy,Papaver somniferum)的麻醉性汁液減輕自己的悲傷。可見很早以前人們就知道這種作法,有一個邁諾安晚期女神雕像的頭冠上就插著三枝罌粟莢。罌粟有很多種子,有賦予生命的意含,因此使人聯想到豐收女神Demeter。另外,據說在特洛依(Troy)時,Helen給了Telemachus和他的同伴一種療傷的‘nepenthes’酒,以使他們忘掉死去的同伴,這種酒中或許就含有罌粟汁。

Aias與飛燕草

希臘神話中所提到的一種野花Consolida ajacis(或Delphinium ajacis),是一種地中海型的飛燕草(larkspur),被稱為‘Ajax’,是源於一位特洛亞戰爭的英雄‘Aias’之名。據說Achilles死後,Aias和Odysseus為了誰該繼承Achilles的盔甲和武器而競爭,結果Aias贏了,但根據Athena的判決,這些東西卻屬於Odysseus。這使得Aias發瘋且自殺。他流出來的血染到一種花上,形成“AI”的斑紋。其悲慘的結局(他以自己的劍自殺)被記錄在無數的瓶繪上。

馬人Chiron的矢車菊與土木香

馬人(centaur)Chiron的‘great centaurea’或許是希臘70種矢車菊(Centaurea sp.)中的一種。Chiron用這種植物中的一種來醫治自己被Hercules(他的摯友)用毒箭意外射傷的傷口,但他的痛苦並沒有得到減輕。傳說他死後被化為不朽的人馬星座。根據Dioscorides,great centaurion是一種有效的藥材,他也稱它為chironias或Hercules的血,這表示他認為這種植物和馬人Chiron之間必定有所關聯。

與Chiron有關的最有名植物是Theophrastus所稱的panakes to heironeion,意指all-heal of hiron,據說開有金花,且被認為是土木香(elecampane,Inula elenium),一種生長在Thessaly的河谷,且廣佈於歐洲的植物。

自Hippocrates的時代起,這種植物開始被用在醫藥上,至今仍是一種重要的藥用植物,它的根不僅含有夷島素,也有helenin,可用來醫治肺病,也可用來醫治家畜。醫神Asclepius的chironiosrhiza(root of Chiron)必定也是指這種植物。熱帶及副熱帶Chironia(Gentianaceae)的種屬分法是在Chiron之後由林奈(Linnaeus)所建立的。古人所稱的helenion或helenium可能就是土木香,他們把它想像成是Helen所流下的眼淚。然而今天Helenium這個名字,卻被用來稱呼一種美洲的菊科植物,一種古代人所不知道的植物。

希臘神話中斯巴達王Menelaus之妃,因被Troy王子Paris所拐而引起Troy戰爭。

關於福壽草

許多花的神話都與福壽草(Adonis)有關,Adonis是希臘及拉丁語,源於閃語的‘Adon’(Lord)或Tamnuz或Naaman,即「主」或「老爺」的意思。Adonis原為近東地區的自然之神,是植物凋零和復甦的象徵。西元前第五世紀,關於他的信仰首先傳到希臘的塞浦路斯,之後希臘人以他們的神話人物重新述說出這個東方神祇的故事。

希伯萊語、阿拉伯語等都屬閃語。古代的巴比倫人、亞述人、腓尼基人等都屬閃族。

在希臘神話中,Adonis是美女Myrrha之子。Myrrha因與父Cinyras私通,被神化為沒藥樹,Adonis就是從沒藥樹中出生的。Adonis一生下就美貌無比,愛神Aphrodite把他藏在桃金孃中托給冥后Persephone撫養,兩位女神都愛上他,女神爭執不下,最後宙斯決定:一年三分之一Adonis同Persephone生活,三分之二同Aphrodite生活。

傳說中賽浦路斯的國王,帕福斯的Aphrodite的祭司。

後來Adonis在狩獵中被野豬撞傷致死,傳說他流的血長出紅色的pheasant eye(Adonis annua)或秋牡丹(anemone,Anemone coronaria),而悲傷的Aphrodite流下的眼淚則化為白玫瑰。Anemone這個字是源於對Naaman的悲傷,此外,如一些學者所指出的,在希臘紅色的Anemone coronariaAdonis annua 更常見,因此它們也代表著Adonis 的血滴。

因Adonis與此兩位女神的關係,而為植物凋零和復甦的象徵,同時他也被認為是一個植物神,特別是轂神。在希臘為祭祀Adonis而種植一種“Adonis園圃”,所謂的園圃是指填滿土的籃子或花盆,主要或完全由婦女在裡面放上小麥、大麥、萵苣以及各種花卉,並照管八天。植物受了太陽熱能的培育生長很快,但它們沒有根,也很快地枯萎下去,八天終結時就把植物及一些死去的Adonis偶像一起拿出去,把植物和偶像都一起扔到海裡或溪流裡。這種習俗或許可以解釋成是Adonis或是Adonis力量的象徵,但也有學者認為其原本或許是一種促進植物生長和再生的巫術。

玫瑰花

荷馬時常讚美的玫瑰花,曾經拿來做為塗抹被殺害的Hector的香水。毫無疑問的這是dog rose或一般的野玫瑰(Rosa canina),直到西元前第五世紀,希臘才有栽培的玫瑰。不同的傳說表明了這種植物的來源,有人認為它是源於Adonis的血,也有說是Aphrodite的血長出來的,也有希臘詩人提到,在Aphrodite誕生時,地球上就出現這種美麗的植物......。此外,Graces(美惠三女神,代表自然所給予的快樂和美)、Muses(司文藝諸女神)、Nymphs(自然諸女神)、Dionysus(酒神)都被認為與這種植物有關。

起毛草

與愛神Aphrodite有關的另一種植物是起毛草(teasel,Dipsacus sylvestris),它的葉片兩兩相對,因此葉的基部與莖形成一個凹處,可以收集露珠及雨水。由於這種不尋常的排列,Dioscorides稱它為“維納斯的浴水”(Venus bath)。根據這個故事,用這種水清洗的女人將會變得特別美麗。就語源學來看,這種植物現在的名稱dipsal(thirst),就是源於旅行者在口渴時可喝它所儲存的水以解渴。

紫羅蘭

有一個關於紫羅蘭的傳說是這樣的:Apollo和厄瓦德涅之子Iamus,出生後即被母親丟棄在紫羅蘭花叢中的床上,後來被發現時,有幾條蛇正用紫羅蘭花蜜餵養他。因此“Iamus”在古希臘文中即為“紫羅蘭”之意。

忘憂樹

為Apollo生子Amphissus的Dryope。在Amphisssus還是個嬰兒時,一次Dryope折了一枝蓮花哄他玩,這枝蓮花原為蓮花女神幻化而成,被折斷後它發抖而且流血。Dryope驚走,結果被變成忘憂樹。據另一傳說,她被自然女神帶走,化為山泉女神。在她消失的地方長出一株白楊。

薄荷草及白楊

希臘神話中的冥王Hades是一個不忠實的丈夫,他愛上了自然女神明托(..),結果明托被冥后Persephone化成薄荷草,Hades又愛上了女神琉刻(..),琉刻死後被變成了白楊。

 

 

 

 

儀式植物和樹冠圈

無論高興或悲傷,對喜愛美麗的希臘人而言,用花、樹葉和樹枝所編成的花圈是很重要的。同時這也是宗教祭儀和遊行時獻給神的儀式用品。

花冠最初是保留給神的,據說Dionysus是樹冠的發明者,因為他是第一個用常春藤做樹冠的神。很快的它們的使用者擴及獻祭的牲畜、祭司,最後也包括了世人。有無數的規則指出在何種場何應該佩戴何種花冠。常綠樹的樹枝仍被保留給神,以象徵神的不朽。在競賽中獲得勝利者,可獲得象徵榮譽的花冠──由月桂、橄欖、松樹枝所組成。在神殿裡,人們用野花裝飾神像及祭壇,後來花成為愛情和友情的標誌,在婚禮上,新郎和新娘不是唯一用花裝飾的人,其它的人也一樣。而在墓地的金色及銀色花冠則象徵著靈魂的永恆。

康乃馨(carnations)是用在花冠上的種聖花,因為它的美麗殳芳香,在古代即被稱作‘Zeus的花’。歐洲120種野生石竹(wild pinks,Dianthus)中,希臘65種,其中20種是當地所特有的,最可愛的一種是克里特的Dianthus arboreus,考古學家們相信Knossos王宮的壁畫中就有出現這種植物,說它是Zeus的花真是再適合不過了,因為人們相信Zeus就誕生於克里特島。

Theocritus認為所謂的Leukoion 花冠不能專指任何植物,因為希臘人把leukoion這個字用在許多開白花植物上,而這些紫羅蘭屬植物中的一種是美麗的Io的花,一個為Zeus所愛,且被他變為牡牛以躲避Hera迫害的女人。或許生長在沼澤及濕地的Leukoion aestivum (疑為Leucojum aestivum,雪片蓮) 就是Gaia在Io被變形後,供給她做為食物的植物。

劍蘭(gladiolus,Gladiolus italicussyn. G. segetum )是西臘神話中聲明為huakinthos (Hyacinthus風信子)植物中的一種,這個以-inthos結尾的字被認為是源於希臘時期。據說Hyacinthus原為前希臘的植物神,其形象為一美少年,得到Apollo和風神Zephyrus的喜愛,在擲鐵餅的遊戲中,Zephyrus使Apollo誤擊Hyacinthus,Hyacinthus因此流血過多而死。他血染的地方長出了有“AA”或“VV”這種悲傷斑紋的劍蘭。或許這也是古代男孩子在Demeter的節慶時用來裝飾的kosmosandalon,果真如此的話,那這種植物的斑紋可能就代表著Persephone被捉走時,Demeter的悲傷。Hyacinthus的神話是死後化為植物的神話之一。Theocritus也提到一種有斑紋,且與Hyacinthus同名的植物──風信子(hyacinth)。

由於茼蒿花 (Chrysanthemum coronarium) 美麗的金黃色花朵,古代人稱呼它為“Zeus的眉毛”,這種植物可以幫人抵抗惡魔的力量及巫術,因此它的花也時常被拿來做為獻給神像的花冠。

在希臘有超過40種以上的風鈴草(bellflower,Campanula species)也時常被用來做花冠,其鈴噹似的特點常出現在古代埃及和邁諾安的藝術品中。百合也是一種常被用來做花冠的植物。此外,攀爬的藤蔓植物非常適合用來做花環。在酒神節時,人們帶著鐵線蓮(clematis,Clematis cirrhosa)所做的花圈遊行,這是一種蔓生的常春藤植物,(sarsaparilla,Smilax),是獻給Dionysus的。傳說sarsaparilla 是自然女神Smilax所變的,她因為愛上凡人而痛不欲生,所以神就把她變成攀爬植物。

帶有尖刺葉片的蘆筍(asparagus,Asparapus acutifolius)是一種獻給Aphrodite的神聖植物。關於這種野生的蘆筍有一個傳說:土匪Sinis的女兒Perigune,在Theseus殺了其殘酷的父親並向她求婚時,就是藏在Corinth峽谷的蘆筍叢中。古代希臘Boeotia國的末婚妻們所帶的蘆昏花冠,或許有不同的傳說。

Ptilostemon chamaepeuce,一種,它的花朵和針狀的枝葉也被用在花圈的製作上。此外,everlasting flower (Helichysum species)也是一種傳統上用在花圈製作的植物。而ground-pine (Ajuga chamaepitys筋骨草)則時常被裝飾在社交場合及慶典活動上,這是因為它的芳香。花期很長且氣味芳香的繡線菊屬灌木(meadowsweet,Filipendula ulmaria)也是時常被用在儀式性的慶典上,因此希臘人的花園中常可看到生長茂盛的薄荷(mints)及百里香(thymes)。而為了感謝神的保祐,或緩和神憤怒的情蓄,在祈禱時祭壇上常會燃燒一些芳香的植物,從阿拉伯傳入的迷迭香(rosemary,Rosmarinus officinalis),也被視為是Aphrodite賜給眾生的禮物,就時常用於此一目地。

Dionysus被認為是樹冠的發明者,他是第一個用常春藤做樹冠者Artemis:Apollo的孿生妹妹,狩獵女神、月神,最初原是森林與自然之神,相當於羅馬神話中的“Diana”,以「林中的狄安娜」(Diana Nemorensis)著稱。

由植物女神又引伸為豐收女神。其別名之一“Orthia”,意為“挺立”,即同樹的形象有關。在愛奧尼亞的厄斐索斯,Artemis做為豐收女神特別受到崇拜,在這裡曾修建了著名的Artemis神廟。Artemis做為豐收女神,又轉成兒童誕生的保護神。學者們認為Apollo和Artemis最初都不是希臘神。

 

附錄:與農業或植物有關的神

AniusApollo和Creusa之子取Dryope為妻。他們的三個女兒被稱為Oenotropae,酒神Dionysus賦予這三個女兒把清水化為葡萄酒,把任何東西化為麵包和橄欖樹的能力。

Aphrodite愛神,美神,Zeus和海洋女神Dione之女。學者們認為她原本為豐收女神,奧林波斯神系形成之後,才成了愛神、美神。另外,她或許也曾被奉為海神,因為在海島和海港上普遍信奉Aphrodite。在有些地方還把她作為戰神崇拜。Aphrodite的聖物有海豚、麻雀、鴿子、芍藥、罌粟、蘋果,這些聖物都同她作為海神、豐收之神、愛神有關。在羅馬Aphrodite同當地的豐收和植物女神Venus合在一起。

Aristaeus古代的農業神。被認為是保護禾苗免受旱災和雹災侵害的神,是牛羊、行人和牧童的保護神。他教人們養蜂,教人們種植葡萄、橄欖。

Astarte腓尼基的豐產女神,又是保護自然增殖力量的月神,也是保護婚姻和愛情的女神。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常同Aphrodite相混。

Athena是智慧女神。她還發明了犛和耙,馴服了牛羊,因此她又是農業和園藝的保護神。

Attis(Atys):福律癸亞的自然之神。關於他最古的傳說是同信奉神母Cybele(福律癸亞的女神,為天上萬物和地上萬物之母,她使大地回春,五穀豐收。)聯繫著的。Cybele原為男性,但被神閹割而變成女性。被閹割掉的東西落地化為扁桃樹。自然女神Nana吃了這棵樹上的扁桃,懷孕生下了Attis。Attis長成為美少年,又被Cybele所愛。後來Attis愛上一個凡間少女,Cybele就使他發瘋,自己閹割了自己。Zeus把Attis化為松林,他流的血則化為紫羅蘭。在為Attis所舉行的埋葬儀式中,一截松樹算是Attis的屍體。

Ceres羅馬神話中,古代意大利專司糧食豐收的女神,同忒盧斯近似。Ceres很早就同Demeter混同起來。

ChloeDemeter作為農作物幼苗保護神的稱號,其意義為“綠色的”。而Chloris則是希臘神話東的春和花之女神,在羅馬神話中叫Flora。

Consus最初大約是古羅馬的糧食神,後同Neptunus混同在一起。對他的貢品是第一批收獲的水果,參加他的慶典的驢、馬都要飾以花環。

CyparissusTelephus之子,為Apollo所寵愛。Cyparissus因誤殺自己喜愛的鹿,悲痛不能自己,Apollo因此把他化為柏樹。在希臘語中〝Cyparissus〞即為柏樹的意思。柏樹被認為是哀樹,多在墓地上栽植。

Demeter豐收和農業女神,神母,Zeus的姐姐,並和Zeus生了Persephone。古代農民都信奉地神。在希臘,還在邁錫尼時代就有對地神崇拜。人們認為大地是生命之源,萬物之母,而萬物最終又要歸於大地。起初地神是包攬一切的神,隨著宗教思想的發展,才出現了Demeter。開始Demeter大蓋只掌管土地的豐收,以後成了農業的保護神。由於農業是農民定居和安樂的基礎,因而Demeter又成了立法、家庭和婚姻的保護神。隨著農業地位的提高,對Demeter的崇拜也大為發瘋。在公元前6-5世紀,Demeter在奧林波斯的神族佔有重要的地位。

Demeter的女兒Persephone被冥王劫走後,Demeter一氣之下來到人間,做了Triptolemus的保母,後來她贈以Triptolemus麥穗,教會了他耕種,並要他教人民稼穡(也有說Demeter贈給Triptolemus一輛巨龍牽引的神車,讓他乘著這輛車到處傳播農業技術)。有許多神話說,Demeter親自教人民稼穡。有的神話說Demeter是海神Poseidon的妻子。海神代表水,農業離不開水。

自從Demeter到凡間之後就放棄了對大地的管理,因而大地荒蕪,神祇也享用不到祭品。於是Zeus就要求冥王放回Persephone,冥王不敢違抗,但他先讓Persephone吃了一粒冥界的石榴子,這樣她就不能完全脫離冥界。一年間有四分之三的時間Persephone同Demeter在一起,這時大地上春暖花開,萬物生長。另有四分之一的時間Persephone要回到冥界去,這時Demeter放棄了對大地農事的管理,大地即為冬天的景像。向Demeter的祭品有公牛、母牛、豬、水果、蜂房、果樹、禾穗、罌粟。古代造型藝術中的Demeter和Hera相似,只是相貌比較和善,手執火炬和果籃,多是和Persephone在一起。有時同Triptolemus在一起。關於Persephone的神話反映了原始人對一年四季變化的認識。

Dionysus希臘神話中的植物神和酒神,傳說他是Zeus和Semele之子。在普通人民中他是極受重視的。關於他的傳說中提到,他曾登上一條海盜船,被海盜們釘上銬鐐,準備當奴隸賣掉,但是銬鐐卻自行脫落,船桅四周長出了長春藤,從船帆上垂下了葡萄藤。另外,他也曾向厄利斯、敘利亞、亞細亞、印度、歐州等地的人傳授種植葡萄和釀酒的知識,並從地下引出葡萄酒泉、牛奶泉、蜂蜜泉,創造了很多奇蹟。

參加Dionysus祭祀遊行的婦女通常頭戴長春藤冠,身穿獸皮,手拿神杖(杖上也纏著長春藤,杖的頂端綴著松球),帶著寶劍、銅?。最初Dionysus只是豐收之神,到了希臘的古典時代,Dionysus才成了酒神,對他的祭祀變成了無節制的狂歡暴飲。在雅典的民主時期,葡萄成了主要作物之一,因此信奉Dionysus遂成了國家的規定。Dionysus作為植物神,後來同特?刻的植物神Sabazius合在一起。也同羅馬神話中的Liber,意大利的葡萄和豐收之神合在一起(Liber之妻為Libera,是羅馬神話中的植物女神)。

Dryades希臘神話中的樹神。古希臘神相信Dryades同樹木同生死,認為凡是愛護樹木的人都受到Dryades的特別保護。在後人的詩歌中,Dryades常作為“樹木”的代名詞。

Dryope為Apollo生子Amphissus。當Amphissus還是個嬰兒時,一次Dryope折了一枝蓮花哄他玩,這枝蓮花原為蓮花女神幻化而成,被折斷後它發抖而且流血。Dryope驚走,結果被變成忘憂樹。據另一傳說,她被自然女神帶走,化為山泉女神。在她消失的地方長出一株白楊。

Erechtheus大概是古代的農業神,以後同Poseidon合在了一起。傳說女神雅典娜把他養長大。

Erysichthon傳說他為了修蓋房屋而砍伐了女神Demeter的聖林(一說砍伐了Demeter最寵愛的女神Dryades(樹神)的橡樹),Demeter警告他,他卻置若罔聞,因此神用饑餓懲罰他,餓得他吃了全家,最後吃自己的肉而死。

Europa前希臘時期的農業神。

Faunus羅馬神話中的森林和田野之神,牧群和牧人的保護者,相當於希臘神話中的Pan。

Feronia春和花之女神,被認為是獲得釋放的奴隸的保護者。在羅馬,信奉Feronia同信奉Libera(本為意大利的葡萄和豐收之神)、Venus(最初大約是拉丁地區的果園豐收女神,其別名穆耳忒亞或穆耳客亞可能源自拉丁文的“山桃”一詞)、Flora(古意大利的百花和青春女神,是古代地方性的農業神祇之一,在現代西語中Flora成了植物學名詞指某一地區的植物群)合在了一起。人們常在她的聖廟附近開闢市場,把首批鮮果獻給她。

Fortuna在羅馬神話中起初是土地耕作女神、豐收的保護者和婦女之神。

Gaea(Ge):希臘神話中的地神,大地的化身,還是豐收之神。

Hades希臘神話中的冥王,他的妻子是Demeter的女兒Persephone,但Hades是一個不忠實的丈夫,他愛上了自然女神明托,結果明托被Persephone化成薄荷草,Hades又愛上了女神琉刻,琉刻死後被變成了白楊。

HeraZeus的姐姐和妻子,也像Zeus一樣,能行雲佈雨,握有霹靂和閃電,她掌握著五穀的豐歉。她的使女是四季諸女神Horae和霓虹女神Iris。

Hyacinthus原為前希臘的植物神,其形象為一美少年,得到Apollo和風神Zephyrus的喜愛,在擲鐵餅的遊戲中,Zephyrus使Apollo誤擊Hyacinthus,Hyacinthus因此流血過多而死。他血染的地方長出了悼念他的風信子花,花瓣上還有“AIAI”的斑紋。Hyacinthus的神話是死後化為植物的神話之一。

IamusApollo和厄瓦德涅之子,預言家。出生後即被母親丟棄在紫羅蘭花叢中的床上,後來被發現時,有幾條蛇正用紫羅蘭花蜜餵養他。“Iamus”在古希臘文中即為“紫羅蘭”之意。

Icarius一位雅典人,他熱情的接待了Dionysus。Dionysus為了表示感謝,贈給他一皮囊葡萄酒,並傳給他釀酒術。

Leucothea為Apollo所愛,Apollo在她死後把她變為香料樹。

Linus傳說中的一位早夭的美少年,也像Narcissus、Hyllus、Hyacinthus一樣,象徵植物的枯萎。起初,Linus也許就是某種花的名稱。

Narcissus為一美少年,回聲女神厄科愛上了Narcissus,但Narcissus拒絕了她,致使回聲女神憔悴而死,其它自然女神為了報復,讓Narcissus愛上自己水中的影子,最後也使他得不到所愛的對象憔悴而死,死後被神化為水仙花。

Nectar瓊液,眾神飲用的飲料,能使神長生不死,永保青春。

Odysseus希臘神話傳說中最著名的英雄之一,Trojan War的參加者。戰爭結束後,與同伴在返航的過程中經過食棗人國(據說在北非),這裡棗子比蜜還甜,食後就忘記自己的家鄉。後來在返航的途中遭受攻擊,逃到太陽神的女兒、女巫Circe的島(在意大利西面),Odysseus的同伴被女巫變成了豬,Odysseus靠神使Hermes的指點,手堮陬蛚簡竷晡嶊滿巫]力草”才倖免於難。

Persephone冥界的王后,也是豐產女神。隨著農業的發展,豐產女神又逐漸成了定居生活的保護神。在古典藝述中,Persephone的形象有兩個:一是作為冥后,她同Hades在一起,一手執火炬,一手執石榴;另一個作為豐產女神,她是一位少女,手執禾穗或者正在採花。

Phaethon為太陽神Helios的兒子,要求Helios讓他駕日車,卻因控制不當而造成大地的災難,Zeus為此用雷電把他打入厄里達諾斯河。Phaethon的姐妹們哀痛Phaethon之死,傷心站在河邊,結果都變成了白楊樹。

PhilemonBaucis之夫,這對夫婦由於熱情接待Zeus和Hermes,為此,神賜給他們長壽,並在他們死後把他們化為橡樹和菩提樹。

Pilumnus古羅馬的農業神,Picumnus的兄弟。Pilumnus的職司是掌管把糧食變成麵粉,以後兄弟二人都成了新生兒的保護神。

Pomona羅馬神話中的果樹女神,為果園之神Vertumnus之妻。

PriapusDionysus和Aphrodite之子(也有說是Adonis和Hermes之子),果園、田野之神,也是牧羊、釀酒、果園種植和捕魚的保護神。他的神像是一個大鬍子男人,身穿長衣,胸前掛著果子,多見於果樹園或葡萄園裡。

Prometheus據說Zeus為了懲罰人類,把火藏起來,用泥土製人的Prometheus則盜天火送給人類。關於如何盜取天火有兩種說法,一說當太陽神Helios駕著太陽車從空中駛過時,Prometheus把一根禾本的茴香乾,伸到太陽車的火燄裡引來了火種;另一說他來到愛琴海的愣諾斯火山島,從火神Hephaestus的鐵工廠裡偷了一小塊燃燒的木片,藏在蘆葦管裡帶到人間。

Robigus(Robigo):古羅馬的五穀枯萎病神,人們想像他的形象是一隻紅毛狗或狐貍。

Staphylus酒神Dionysus和Ariadne之子,最得Dionysus的寵愛。他發明了葡萄酒並把這項技術傳給了Oeneus。

Thyrsus Dionysus和他的伴侶的神杖,上面纏著常春藤和葡萄葉,頂端冠以松果。

Vertumnus羅馬神話中原意大利厄特汝斯卡地區的果林和土地耕作之神,果農要把收獲的第一個果子獻給他。

Zeus其聖樹為橡樹。歐洲有一段時期,森林主要為混合橡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