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大農藝系種子研究室網站
Former website (1997-2015) of the Seed Laboratory,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Press to Enter English Pages
本網站站內搜尋觀點種子網   

種子學(種子科學、種子技術、種子生理學)  種子文學、種子音樂、種子圖畫、種子寫真、植物圖畫、花卉郵票、花園景觀、台灣田莊  作物生產概論、個別作物學  農業倫理、糧食與農業相關議題 

植物與傳說:

a49.gif (1048 bytes) a52.gif (1288 bytes) a48.gif (1139 bytes) a51.gif (1066 bytes) a53.gif (1036 bytes) a50.gif (699 bytes)

 

台灣原住民族的植物傳說(下)

L_hand.gif (965 bytes)   劉淑華(1995 讀書報告)

                

(三)Atayal 族

定期性祭禮:

播種祭(Simeato)

祭日時,由去年獲得豐收冠軍之家族派出二名青年,於清晨雞鳴後,攜同酒、餅與粟種,前往田中,其一掘地,將餅埋於土中,濺酒其上,兩手揉粟種下;另一立即用鍬以土覆蓋之,並向祖先祈豐收,完後二人合飲粟酒歸家,向 Gagaa (血統集團之首)報告儀式終了,並飲酒祝賀。

 

割粟祭(Takisaain)

粟成熟後,決定割粟之初日,由各戶派戶長一名赴田間割粟二枝,一掛於樹枝上,另一種於田中,待全部割粟完畢後,又將其一插於倉頂上,隨後相皆外出狩獵,並貯肉、搗餅、釀酒以待粟祭之來臨。粟祭日之早晨,社人至離社數百碼遠之某處奉粟酒(用竹筒裝酒,以葉子包餅及肉),並選定二人召祖靈,祈好運,完後將奉獻物吊於樹枝上,不得向後看,立即歸社,巡迴各戶飲酒。

 

除草祭(Rumahu)

是日報告祖靈除草開始,然後外出除草。

 

臨時性祭禮:

祈雨祭

該族對祈與之儀禮不甚重視,有取麻根敲擊河水,以象徵落雨者;亦有嘗試將人頭投於河中,使觸怒死者之靈魂而下雨者。又其無祈晴之儀禮。

 

(四)Bunun族(丹社)

定期性的農耕祭儀:

播種祭(Lu?san-Minpinang)

第一日為 Mokaning,即嘗試作好夢之日,是日全家男子赴榛樹下,祈曰:『祭祀將屆,請賜好夢』!得好夢後遂開始播種。第二日為 Tisibansul,即煮食山豬腳之日。第三日為 Kinabek,為作粟餅(Inabek)日。第四日為 Marunkaon,為社人食芋(tai)之日。第五日為 Maorumiki-Binsiku,即以腳蹂粟種(Binsik)日。第六日為Musian-Makasukasu,係播種初日。第七日為 Kannia-Maorumiki,即二次以腳蹂粟種日。第八日為 Kaokuna-Makasukasu,即第二播粟日。第九日為 Saribinsiku,飲粟酒之日。第十日為 Sarikunaan,飲粟酒之第二日。第十一日為 Aisang-Linsanan,為祭祀休息日,是日不外出工作,專行祭祀。第十二日為 Mari-Makumoto,係夜祭日,祭司於夜晚行祭祀,祈粟成長優良。

 

割粟祭(Min-Soda?)

於粟收穫時行之,第一日為 Ten-Makabu 為砍取祭祀用之 Makabu木之日。第二日為 Pun-Tonkol 係一石造之無窗倉庫,上開一穴,專作貯藏收穫之新粟之用,是日殺豬,由祭司於家中祈禱穀物豐收。第三日為 Isio,即外出採蒔(Loxis)日。第四日同第三日。第五日為 Kurutu,係第一回割粟日,是日先於家中殺豬作祭祀,完後開始割粟。第六日為 Tensang,第一回割粟完畢。第七日為 Ten-Dolads,專割取作粟餅之粟(Dolads)。第八日為 Isi-ma-nao-Korutu,為祭司自身至田間割粟作祭祀之日。第九日為 Buntaru,飲新粟酒之日是日為祭休日。第十日為 Ai-sang-Buntalan,為祭休日。第十一日為 Ten-rakubin,全面割粟日。第十二日為 San-bassu,即交換(Baas)日,是日打清水回家,倒去原有之污水。第十三日祭儀終了。

Bunun 族有關粟之祭儀中,均無跳舞,於首祭時亦僅是手牽手步行慶祝該社尚有規模宏大之耳打祭(Marak-Taiga),各戶分別行之。耳打祭之第一日至第三日為祭休日;第四日為 Masasugoru,即取粟浸水作釀酒準備日;第五日為 Pin-Rabisu,即釀酒日;第六日為 Kapatousan,即點火日,昔時自該日始重新以燧石生火,並將舊有之火種熄滅;第七日為 Marak-Taiga,即打耳日,是日拂曉,全家男子赴郊外射鹿及山豬之耳,射中者割其耳烤火後分食之,此祭之目的主在訓練社人之射擊技能,女人不准參加;第八日為 Sari-Pisitakoan,即高歌祝禱豐收之日;第九日為 Patopadopan,是日作父母者須帶領其孩子往各戶飲福酒,預祝其健康;第十日祭禮完畢。

 

(五)Tsuou 族(Rarauya社)

該社於燒田(Pomijo)完後不久即開始粟之播種(MiApo),播種前首先選定一六尺見方之蔡田(Po-kaja),上插鬼茅之新芽五枝,頭上打結,是晚祈得好夢後開始播種,如得惡夢時則另選祭田重行之,播粟開始後無祭祀。

稻播種之初日(Mejokayo),僅規定不食魚、鹽而已。

粟於出穗時要行一種祈禱野獸及害蟲不得來擾之儀禮,由祭司作打樁狀,防止其進入,這叫作 Me-buse?ufev。

割粟之初日由酋長先割取祭田中之粟,此粟專供祭祀之用,隨後之日間為社人割粟期,割粟期中粟神會來訪,故不准社人喧嘩爭吵或有性行為生,割粟完後送粟神返回天堂(Pomai-?ne-Va?eton?u)之日須供奉酒、餅,並將新粟裝入祭儀用之小釜(Tongo no Peisia)內,唸著咒文(Po?o?zu)奉獻給粟神 Va?eton?u 食。完後,為酋長者須第一個赴河裡補魚而食之,然後全社跟著食魚,據云粟神 Va?eton?u 看到魚會被誤認為蛇,是不吉利的,故必須待粟神歸去後才能食之。割稻初日(Tomojo-kokajo),然後全社開始割稻。該社求雨、祈晴之儀禮亦頗簡單,求雨時祇須赴河中,以手汲水即可;祈晴時取大束之柴,投於戶外,點火燒之。

 

(六)Saisiat(賽夏族)(4)

 

初播種祭(Am-pit-aza)

依據賽夏族的農耕年曆,從旱稻收穫祭(Minaki-pazai-an)到第二年的收穫(Inaki-pazai)為農事的一個輪迴(Aha tinar-omah),換句話說就是他們的一年。

(註)

1. Minakipazai:此時舉行Pasuvake。太陽曆十二月。(收穫祖靈祭、收藏祭、開倉祭。)
2. Shomikishsk(開墾):太陽曆一月。(開墾祭。)
3.Shombah:兩年以上旱田的除草。太陽曆二月。(粟播種祭,"實際播種。)
4.Shombah:同上。太陽曆三月。(播種祖靈祭。)
5. Pit-aza:舉行初播種祭與祖靈祭。太陽曆四月。(稻播種祭及實際播種。)
6. Komaluh:(播種):太陽曆五月。
7. Mamowa-ka-upir(甘薯栽培):太陽曆六月(粟收穫祭。)
8. Loasoz(除草):太陽曆七月。
9. Loasaz:同上。太陽曆八月。
10. Shomoloor:後期作甘薯栽培。太陽曆九月。
11. Ki-pazai:割稻。太陽曆十月。(稻收穫祭。)
12. Ki-pazai:同上。太陽曆十一月。(稻收穫及矮靈祭。)

 

他們不是按照月份,而是按照農事進行的順序,把一個年度作如上的區分。

接近播種祭的季節必須舉行初播種祭(Pinit-aza)。祭前數日,社中壯丁去打獵,儲存獸肉作為祭祀之用,又搗粟釀酒,前一天晚上就先做 (tinaobon)。祭祀當天主祭(aza)一人由部落內的戶主輪流來擔任,沒有氏姓上的限制。主祭帶著粟種(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主食及主要作物雖以改為稻米 "Shi Shi" 但是祭儀上還是用粟 "Ta-Ta" )到靠近自己家的田地上,不問其新舊都可以,在黎明前整理出直徑約一尺的的田地作為祭田(Pinit-aza-an),向東立,先豎一根嫩芒草在祭田中央,左手握少許粟,蹲下腰閉著眼睛用左手播種,再換右手將粟種播完。然後放下一些肉(Ayam)與 (Tinaobon),播種處則洒上一些酒(Pinovaa),剩餘的肉與酒則帶回家放在穀倉堙C主祭回到家,家堣w聚集了社內爭先恐後趕來的男女老幼,他們都帶有一塊 ,按照到達的先後,舀一杯主祭家準備好的祭酒,向主祭說:「分享您的一些福氣」就跟他一起合飲這杯酒。這種祭酒是一種甜酒(Pinal-ilii-an),據說是用藜(ilii)的果實釀造的酒。為了酬謝主祭家的賜酒,各戶主把帶來的 的一半送給他作謝禮,另外的一半則按家族的人數均分。 的分配完畢後,就以普通米酒開宴;宴畢,大夥兒就巡回赴各家飲酒,唱初播種歌。第二天開始,各家就可以從事於播種(Komaluk),意思就是用手鍬(Ka?luk)掘地播粟或旱稻。這時各家也各自舉行播種儀禮,由各家熟悉前述儀節的人來主持;舉行祭儀後要等到作物出芽,生長一、二枚嫩葉時才開始實際著播種。有關除草、甘薯栽培,從不舉行任何祭儀,一直要到收割時才舉行收割祭。祭儀由家中獲吉夢者主持,主持人到田埵V東交足而立,閉著眼睛拔取稻穗兩三把就回家,曬乾之後就混入當天的米糧中煮成飯,舉行「嘗新」的祭儀。收割後新穀入倉也舉行祭儀,也同樣由家中獲吉夢者主持;主持人抓一把穀進入倉中,高舉其手,使稻穀由手中滑落而下,同時祝禱說:「Pai-hahah(充滿,充滿倉中!)」。他們開倉(Kom-siaz)也舉行祭儀,這種祭儀往往選擇月晦後黃昏時刻舉行,以避免他人的窺見。由倉中取出一些新穀,再將其中的一部分返納倉中,以表示倉中的穀物永遠取用不盡。將留下的穀物搗而食之,而且只准同家戶內的人食用,絕對禁止家戶外的人食用。

 

三、農業禁忌

 

在了解臺灣原住民的農耕祭儀之後,我們來談談與祭儀有關的農業禁忌。(5)

(一)泰雅族 怠於祖先的祭祀或社內有人為不潔淨的事,作物必難豐收;粟或陸稻的收穫,忌用金屬的器具,必用竹篦採摘,而且忌用整束的割,必須將黃熟的穗,一株一株的採摘。在採摘開始時,忌相互交談,有些部族,竟嚴禁至收穫終了為止,不許在田中講話,在這時候,大家都很謹慎行事,力求清淨。在嚴格的蕃社中,甚至禁絕夫婦房事。在收割的期間,大家在野外小屋起臥,並忌放屁及噴嚏,食物亦以某種為限;赴田中採粟或陸稻時,如中途有人橫過,即為不利。尚未著手採摘之初穗,如為異種族的人所採摘,為最大之兇事,絕對禁止;在粟的播種中,切忌煮絲,如有犯者必無收穫,播粟時,小孩投石,亦為不吉;男子決不參與苧麻之收穫,且以耕作蔬菜為恥。家內有病人時,不收穫苧麻,又禁增植苧麻;忌用人糞等肥料施於農作物,謂免使農作物受污穢。耕作者死時,最忌他人去收穫其所耕作之農產物;祭祀中祭壇上點火的松條,如被鼠嚙,必兆凶年,故必嚴為防範;餵豬為女子之專業,忌男子去接觸。

(二)賽夏族 忌男子手觸生麻;播種期中全社禁忌燒鐵或砍伐草木。收穫期中,忌入人家住屋及以飯或米予人;男子忌從事於應由女子擔任的餵豬。本族中的豬,忌與本族的豬交尾。

(三)布農族 播粟期中,忌食加鹽之食物,如有犯者,必蒙鼠鳥之害,且禁食燒薯;耕作時,自己的農具如誤與他人之農具混合,是日必耕休,否則倆人必死亡。採粟時,禁他人或犬入田,恐收量減少。又粟田如被他人橫斷而過,不但收量減退,且翌年必不生長。在收穫祭前,不食糖,亦不以粟分給他人,否則必致歉收。

(四)鄒族 在鄒族是用祖先傳下來的粟播種的,故到收穫時,必舉行儀式,始自大社以及小社。故小社雖到播粟時節,不敢先大社而播種,到了豐熟時,亦不敢先大社而收穫。又禁止將本族所固有之物,攜出領域之外;採粟時禁止大聲呼喊或談話,甚至禁止放屁。一天中禁止兩次赴田,又忌食鹽、芭蕉、魚肉、蕃薯、生薑等;舉行採粟祭典期間,禁止從事採薪、耕作,又禁止別社裡的人進去。構築豬社及餵豬,是女子的事,禁止男子去接觸,否則,狩獵時必難得到獵獲物。惟屠殺後的豬,就不要緊。

(五)阿美族 出畈時,如打噴嚏,就終止不去了;餘和各族差不多。

(六)排灣族 大概都厭惡打噴嚏,一定要不打噴嚏才出畈去。在恆春上蕃以北之臺東泰爾邁社,禁止在蕃社內種稻,又禁止食別社的米的人進入社內。此與布農族,鄒族之在祭祀中禁止食米相同。

(七)雅美族 本族人民決不種稻,也沒有人吃米;一社中如有人死,三日內間忌從事於農業。


 

 

 

四、各族作物介紹 (6)

 

主食

副食

經濟作物

一般作物

造酒

粟、蕃薯(近高地)、旱稻(近平地)

稗、芋

苧麻、煙草

(1)

魚籐(2)、蓪草、落花生、玉蜀黍、高粱、樹荳、綠豆、豌荳、生薑、蕃椒、李、柑橘、南瓜、胡瓜、甘蔗

用普通的粟蒸熟,盛在圓形的竹箕裡讓它冷卻混以酵母(3)

裝入甕中,架在爐灶上經過數日發酵,再和以水,放置一日即成酒。

旱稻

蕃薯、芋

 

麻、煙草、粟、蔬菜、黍、荳類、生薑、番薑、薤、茸類、筍

酒有四種:

1.Tenarukku(似平地的燒酒)

2.Pinosakanu(略帶酸味的甜酒)

3.Pinariyanu(咀嚼藜葉製成酵母所釀的)

4.Anuanari(糯米製甜酒)

旱稻、粟、薯

 

 

麻、煙草、粟、蔬菜、黍、荳類、生薑、番薑、薤、茸類、筍等與前者差不多

 

粟、旱稻、蕃薯

 

 

落花生、綠豆、樹荳、薑、番椒、南瓜、甘蔗、煙草

 

蕃薯、芋

 

 

稻(但從恆春的上蕃社以北舊阿緱社方面及臺東之Taruma社等,因迷信而不種稻。)落花生、樹荳、綠豆、白菜、苧仔薑、煙草

他們的釀酒是搗粟去皮、蒸熟後和水及酵母(蔾藿)裝滿入甕。

稻、粟

 

 

樹荳(於其種植地上飼豬)、 綠豆、落花生、胡麻、甘蔗、里芋、山芋、南瓜、生薑、綠瓜、麻、煙草,甘薯和蔓籐(養豬之重要飼料)

 

魚(4)、芋(5)

 

 

粟(很少)、甘蔗、椰子、檳榔樹、芭蕉、Abaka(一種植物)

無造酒術

 

註:(1)一般各族當中並無特定的經濟作物,凡作物有剩餘即作交換之用,惟泰雅族是以苧麻和煙草為固定的交換品,特別是苧麻更為重要。

(2)魚籐常被用來"藥物補魚",其法是將魚籐之根打碎,使其白色液汁和溪水混合,因有毒,故能麻醉魚群使其漂浮水面,再張網捕之。

(3)製酒的酵母,一般用芭蕉葉包蒸熟的粟,用腳踏實,放於灶棚上一星期而成,或用藜藿類的植物之花粉或用藜、艾等幾種草所製成。

(4)蘭嶼雅美族因尚滯留在低級漁業時代和低級農業時代,所以魚類為其主食。

(5)蘭嶼的芋和臺灣本島所所始有指的芋不同,而是在水中栽植起來的。他們不曾種稻,這也是因為他們得地方鹽風極強,不適於稻的生育,只適宜所謂水芋。

 

 

五、結語

臺灣山地行政,從公原元十七世紀初葉,自荷蘭人據臺開始,經西班牙而鄭氏,而清代,而日本統治臺灣,期間迭經三百餘年的變遷。迨至臺灣光父復,土著改稱山胞,山地重新劃編村鄰,以便開闢交通,普設學校。關於山胞的人口,日據時代一九零六年為時一萬三千人,一九四五年(民國三十四年臺灣光復)日治結束,為十六萬七千人。民國六十三年人口統計為二十七萬八千人,目前則已超過三十萬人以上。(7)

 

在了解臺灣原住民的"植物文化"之後,或許有些人對於原住民的分佈仍不清楚,以下的表格將明白地告訴你,臺灣原住民的分佈區:(8)

 

 

泰雅族

台北縣:烏來鄉,桃園縣:復興鄉,新竹縣:尖石鄉、五峰鄉,苗栗縣:泰安鄉,台中縣:和平鄉,南投縣:仁愛鄉,宜蘭縣:大同鄉、南澳鄉,花蓮縣:秀林鄉、萬榮鄉、卓溪鄉

賽夏族

新竹縣:五峰鄉,苗栗縣:南庄鄉

布農族

南投縣:仁愛鄉、信義鄉,高雄縣:三民鄉、桃源鄉,花蓮縣:萬榮鄉、卓溪鄉,台東縣:海端鄉、延平鄉、金蜂鄉

鄒(曹)族

南投縣:信義鄉、嘉義縣:阿里山鄉,高雄縣:三民鄉、桃源鄉

排灣族

屏東縣:三地鄉、瑪家鄉、泰武鄉、春日鄉、獅子鄉、牡丹鄉滿州鄉,台東縣:卑南鄉、太麻里鄉、大武鄉、達仁鄉

卑南族

台東縣:卑南鄉、太麻里鄉,屏東縣:滿州鄉、恆春鎮

魯凱族

高雄縣:茂林鄉,屏東縣:霧台鄉,台東縣:卑南鄉

阿美族

花蓮縣:新城鄉、吉安鄉、壽豐鄉、鳳林鎮、光復鄉、豐濱鄉、瑞穗鄉、玉里鎮、當里鄉,台東縣:長濱鄉、成功鎮、池上鄉、關山鎮、東河鄉、卑南鄉,屏東縣:牡丹鄉、滿州鄉

雅美族

台東縣:蘭嶼鄉

 

 

臺灣原住民文化,由於近世文明的衝擊,不論是環境、習俗、傳說等,已加速地趨於消失。曾經到過數個原住民村落,發現目前原住民的青少年當中,會說母語的已寮寮無幾了。既然自己的語言已逐漸消失,當然,相隨之下,文化的解體與流失更是必然的現像。因此,希望藉由這次的介紹能激起大家對於原住民文化的興趣,使本土文化能綿延下去,進而發揚光大。

 

六、參考文獻

 

1.陳奇祿 1992 臺灣土著文化研究。聯經,台北。頁:1-10。

2.許君玫 1954 臺灣先著民經濟傳說集。臺灣銀行季刊 8(4):198-212。

3.許君玫 1956 臺灣先住民之農耕儀禮。臺灣銀行季刊10(1):135-164。

4.趙福民 1987 賽夏族矮靈祭之研究。文大,民族與華僑研究所。頁:82-84。

5.韓西庵 1951 臺灣山地人民之經濟生佸。臺灣銀行季刊 4(2):126-127。

6.韓西庵 1951 臺灣山地人民之經濟生活。臺灣銀行季刊 4(2):138-141。

7.劉其偉 1979 臺灣土住文化藝術。雄獅,台北。頁:188。

8.唐屹 蕭金松 林冠群 張中復等合著 1992 我國少數民族概況研究。政大,民族研究所。頁:209-231。

L_hand.gif (965 bytes)